美国封杀华为,中国感谢特斯拉

2020-10-19    268
摘要:抽离情绪的复仇,算是资本极端追求利益的本质。但最好别当作商战中的方法论,因为有点惯性思维。中美贸易战持续两年多了,大部分民间智慧主张 " 对攻 ",好像足球场上见到日韩动不动就喊出死磕一样,结果常常血淋淋的。如今这种思维延伸到特斯拉和苹果身上,部分人主张将其驱逐出境,虽然不是因为以前那种由外交摩擦产

文 | 杜德彪

有句俗话叫 "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讲述的是人性。但在由曹承佑和金惠秀主演的电影《老千》里,饰演反派的老鬼金允石有句台词:这是资本主义的方式。如果翻译没问题,大概是近乎理智的冷酷,抽离情绪的复仇,算是资本极端追求利益的本质。但最好别当作商战中的方法论,因为有点惯性思维。

中美贸易战持续两年多了,大部分民间智慧主张 " 对攻 ",好像足球场上见到日韩动不动就喊出死磕一样,结果常常血淋淋的。

如今这种思维延伸到特斯拉和苹果身上,部分人主张将其驱逐出境,虽然不是因为以前那种由外交摩擦产生的抵制 X 货,但也有异曲同工之处。

理由就是特朗普禁了华为和抖音,那么我们就拿特斯拉和苹果开刀。没什么错,(" 没什么错 " 通常是网络上给自己辩护的绝佳借口,但没错不等于正确),但有些弊端。

最近时尚领域出圈到汽车板块的关键词是 " 名媛 ",集中体现了小姐姐们(是不是多加了一个姐?)对优渥生活的向往,鄙视 BBA 也看成是对财富象征的高标准。这没什么不对的,但若说这就是 " 名媛 " 了,恐怕标准有点单薄。

这大概就是问题所在,我们不知道真正的名媛是啥,没有示范标准。连电影中那些虚构人物一时间都不好搜索,可能因为大片太多了,而且现在流行职场逆袭,彰显赢在起跑线上的人物不够接地气。

算了,还真没有,至少没有网红级名媛。就因为没有标准,所以才有了这出 " 在路上 " 的准名媛们。

这是个标准问题。

标准让你我知道正宗的兰州拉面是什么口味;最正宗的鸭子在南京;吃火锅要上海底捞;看球要看世界杯;防疫最佳的地方是中国;世界上最省油的燃油车出自日系;要娱乐,最好去天上人间 ……. 而把智能和纯电车做到最好的品牌是特斯拉。

有一种说法认为我们仍然欢迎美系厂商,包括且不仅限于福特通用这些车厂,是他们贡献了税收和就业岗位,但更重要的大概是他们建立了一套行业标准。

国庆期间特斯拉 Model 3 降价到 24.99 万,采用了密度更低的磷酸铁锂电池,但续航里程增加了 20 公里左右,不管是出于车身轻量化,升级电池管理系统,还是采用低滚阻轮胎,总之和传统燃油车玩法不一样。BBA 的玩法是排量和价格同步递减,而特斯拉也 " 瘦身 ",但不减总量的玩法,就算还没成为行业标准,大抵也会是其他厂商绕不开的潜规则。

在特斯拉之前,我们对新能源产品的概念是 " 环保 ",还天空一片蔚蓝,续航是本体,性能是附加值,关于智能是另一次元的东西,而特斯拉引入了软体世界和中央处理器的概念。关键是在遥远世界的另一端,我们只会把它当成和今日头条状告今日油条一样的消息去看待,而难以对产业倒逼出什么。

但放在身边就不一样了。这是远程授课和一对一私教式的差别。特斯拉是否挤占了比亚迪和蔚来、理想们的市场份额,实在不好说,如果市场真有每月月销万余台的单一品牌的需求空间,缘何在 Model 3 之前从未出现过。

因此现阶段国货纯电产品的对手并不是特斯拉,而是自己。在 Model 3 引入后,比亚迪推出了如今可以月销 4000 台以上的汉,尽管后者在芯片计算能力上还够不上 L4 级,但在整车层面已有正面竞争的火药味。

这就是特斯拉的鲶鱼效应。其实老美自己就这么干过,比如 1995 年重新在黄石公园引入狼群,以遏制麋鹿群泛滥。而结果是麋鹿群不再吃杨树和柳树幼苗,据说变得机警和善于奔跑,间接锻炼了肌肉和反侦察能力。

以往传统车企在谈到新能源产业时总喜欢说生态,但在特斯拉带出理想蔚来之前,所谓产业生态从未形成闭环,是存在于补贴温存基础上的享乐主义。而政策方逐步取消补贴只能逼迫厂商做技术升级,却没法确立行业标准。

没有进口的《拯救大兵瑞恩》,国产的《集结号》似乎也就没有一个明确的赶超目标。在传统领域,合资的玩法虽然没能在技术上占到什么便宜,但逼出了一批血厚的国产车企,并建立了一批相对成熟的供应商体系。但在新能源和智能圈,国货面临的情况就像《兵临城下》里赫鲁晓夫跟政委说的一样:伏特加我们有,肉我们有,时间,咱没有。

新能源产业没法再像传统燃油车那样打一场拉锯战。换句话说,如果国内产业自身够强大,似乎也没有引狼入室的必要。

特斯拉当然就是带着目的性来帮忙的。老马的确卷走了大量财富,据说今年一季度特斯拉在汽车项目上的纯利润达到 680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4.57 亿元),但姑且可以形成这样一个逻辑:在特斯拉和苹果标准下,我们可以诞生一批成熟的世界级供应商。

老马曾经承诺未来特斯拉上海工厂出品将实现 100% 国产,也许今后不仅是宁德时代会成为特斯拉的核心供应商,我们也有望诞生更多自动驾驶和智能研发机构。

至于说怎样反哺整车制造商,还要看能擦出怎样的火花。虽然现阶段我们已经有了一个赶超对象,以极大的利益交换来帮助我们建立标准,但至少大家已经知道了 " 谁才是新能源和智能汽车的名媛 ",是否能诞生特斯拉式的车企,在这种竞争关系下,我们已经从原先躺着骗补,冒充名媛的阶段里走了出来。

更进一步而言,马斯克和特朗普也并非利益共同体。有句话说的好,特朗普要的是选票,特斯拉和苹果要的是钱,某种程度上,特朗普要求美企迁回本土有违后者降低成本的利益初衷,从通用和福特与老特的博弈中可见,双方都在为自己的利益而战。

因此即便是反击,也要抓住敌人的痛点,不能敌我不分。


中国 华为 封杀 感谢 特斯拉 美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