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男人仅用一个车模,就骗了20亿美元

2020-10-19    118
摘要:0 亿美元,当时成为美国市值第三高的车企(仅次于特斯拉、通用)。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我们在文章的末尾留下了一个问题:它究竟是下一个马斯克,还是下一个贾跃亭?让我们交给时间。如今时间到了,它果然还是姓 " 贾 "。如果忘了,可以点击链接回顾上篇精彩文章《北美贾跃亭?氢版马斯克?它一辆车都没卖,为何市值

贾跃亭再现!这个男人仅用一个车模就骗了 20 亿美元

如今时间已到,答案也出来了,原来它也姓 " 贾 "。

今年早些时候,我们曾报道过一家来自美国的造车新势力,它在纳斯达克上市刚刚一周,市值就逼近 320 亿美元,当时成为美国市值第三高的车企(仅次于特斯拉、通用)。

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我们在文章的末尾留下了一个问题:

它究竟是下一个马斯克,还是下一个贾跃亭?让我们交给时间。

如今时间到了,它果然还是姓 " 贾 "。

如果忘了,可以点击链接回顾上篇精彩文章《北美贾跃亭?氢版马斯克?它一辆车都没卖,为何市值 300 亿美元?》

这家美国新势力,名为尼古拉(Nikola),取自 18 世纪著名科学家、大发明家 Nikola Tesla 的 First Name,而 Last Name 我们很熟了,就是著名的特斯拉,两者的渊源我们也会在后面讲到。

新势力这个概念,并不是中国独有。在新能源车这块大蛋糕的引诱之下,不少精明的头脑都打起了小算盘。尼古拉也是如此,但它最近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因为号称要做氢能源界特斯拉的它,被曝光涉嫌骗局。

美国著名沽空机构——海登堡研究公司(Hindenburg Research)发布了一份针对尼古拉汽车的详细调查报告(文末点击原文阅读查看报告),抨击尼古拉所谓的氢燃料汽车其实是一个复杂的骗局,而且该公司并没有掌握关键氢燃料技术。报告指出,尼古拉公司过去做出的许多公开承诺,尤其是有关新车订单、电池技术等都是虚假的谎言。

" 我们收集了大量证据,包括电话录音、短信、私人邮件和幕后照片 ",该报告称," 我们从未见过一家上市公司这样行骗,尤其是如此规模的公司 "。

有多大规模呢?

今年 6 月,尼古拉通过逆向收购 VectoIQ 上市,当日收盘,Milton 身价达到 81 亿美元,成为全球氢燃料领域的第一人。上市 5 天后,尼古拉股价暴涨 103%,市值逼近 320 亿美元。同一时间,福特汽车的市值仅为 288 亿美元。尼古拉一蹴而就,成为全美 " 第三大 " 车企,仅次于特斯拉、通用汽车。

说到出身,尼古拉是一家(号称)致力于氢燃料卡车的初创车企,于 2014 年在犹他州盐湖城成立,创始人是 Trevor Milton。

今年推动尼古拉股价上涨的直接原因,就是 Milton 在 6 月于推特宣布将开放预订混动(氢燃料与电)皮卡 Nikola Badger,这款车被认为将于与特斯拉的 Cybertruck 正面竞争。

前面说到,尼古拉的公司名字取自 18 世纪著名物理学家、发明家 Nikola Tesla 的名,而后面的姓就是特斯拉。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创办之初,Trevor Milton 就把目标锁定了 Tesla,势要与其平起平坐。

而尼古拉第一次被大众所知,也是因为与特斯拉的碰瓷新闻—— 2018 年,尼古拉起诉特斯拉,称后者的 Semi 卡车与自家的 Nikola One 过于相似,侵犯其设计专利,并要求赔偿 20 亿美元,虽然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但它成功把尼古拉送上舞台,抓住大众的眼球。

为了保持在行业中的热度,尼古拉不断地扩张自己在氢能源行业的版图,Milton 宣称旗下的氢燃料重卡,已经拿到 14602 辆氢燃料重卡的订单,总价值 102 亿美元。目前尼古拉正在与客户谈判,准备将这些订单转化为有约束力的合同并支付定金。

即使还没有生产出第一辆车,但尼古拉已经野心勃勃地拿出八款产品来构筑商业版图:

2018 年,尼古拉推出 Nikola One 重卡,该车号称搭载一套 320kWh 的电池供电系统,车辆输出功率为 735kW,可拖动 18 轮货箱。车辆主要动力来源于一组燃料电池,该动力单元百公里消耗 4.6kg 氢气。氢气箱内在存储 100kg 氢燃料的情况下可以协助车辆前行 1900 公里,仅相当于同等条件下传统柴油卡车 15.27 L/100km 的油耗。目标竞争对手是特斯拉的纯电卡车 Semi。

2020 年 2 月,尼古拉又发布了一款氢燃料与电动的混动皮卡 Nikola Badge,除了氢燃料电池外,Badger 还有一个额外的电池组,合计可以带来将近 1000 公里的续航里程。目标竞争对手是特斯拉的 CyberTruck。

除上述两款车型之外,还包括:Nikola Two 半挂(氢燃料 / 混动);Nikola Tre 半挂(氢燃料 / 混动);全地形车 Nikola NZT,Nikola Reckless 以及摩托艇 Nikola Wav 等多款车型。

一时之间,尼古拉风光无二。

就在 " 造假 " 报告发布之前,尼古拉刚刚拿到来自通用的 20 亿美元投资。其中,通用汽车将以等值非现金资产投资,获得尼古拉新发行的 20 亿美元普通股,同时将拥有尼古拉公司 11% 的所有权,并可提名一位董事会成员。

通过与尼古拉的合作,通用计划将氢燃料电池技术的应用拓展到 7/8 类半挂式卡车市场,使其行业领先的 Hydrotec 氢燃料电池系统实现大规模商业化落地,并协助 Nikola 的第一款电动卡车 Badger 进行生产。

重要的是,这次合作为期 10 年之久。此外,作为协议的一部分,期间尼古拉通过售卖零排放车辆而得来的环保积分,将免费赠予通用,要知道特斯拉每年通过环保积分的交易也能拿到数亿美元的收入。

受此消息刺激,Nikola 的股价在那个周二狂飙了 41%,就连通用股价也跟着上涨了 6%,而在当天特斯拉股价暴跌 17%(当然,不一定与 Nikola 有关)。

然后,投资落地两天之后,尼古拉的雷就爆了。

骗局揭秘

除了沽空机构的调查报告,彭博社、CNBC、华尔街日报等主流媒体也都相继跟进报导,一步一步揭开尼古拉的谎言。

首先,我们把时间拨回到 2016 年 2 月,尼古拉正式发布首款车型 Nikola One 的原型车。当时这位创始人称,这辆搭载氢燃料电池的半挂卡车的各项功能基本都开发齐全,还将其称之为 " 氢燃料巨兽 "。

然而,后来的证据表明,这款车并没有动力总成,只是装在导轨上的一个模型。一根线缆从外部沿车底进入车内,给车载屏幕通电,而这块屏幕就是全车唯一可以启动的部分。

就连尼古拉自家的员工都表示:发布会之后都没有碰过这台车。

多亏这个以假乱真的车模,活动结束后几个月内,尼古拉顺利地完成了 A 轮融资,并且与汽车供应商博世(Bosch)以及一些燃料电池和氢能领域的公司签署了合作伙伴关系。

是不是很魔幻?还不止于此。

2018 年 1 月,尼古拉公布了一段新车动态行驶的广告,并表示「量产试装车将在 2019 年规模测试,尼古拉的氢能源卡车在所有方面都会表现得更好,将打败其它所有半挂卡车」。

然而现在都 2020 年了,我们还没有看到测试车的影子,这点就不说了。

尼古拉的首席工程师 Kevin Lynk 在接受调查时表示,那段广告视频里的氢能源卡车事实上并没有开起来。尼古拉的团队是将车辆拉到一条坡上,让它自己溜下来,假装是在动态行驶。

而且,为了让视频看起来更加真实,尼古拉在拍摄时还专门倾斜了摄像机的角度。

甚至这条坡道的具体位置都被挖了出来,就在犹他州 Grantsville 以南的 Mormon Hill。这座山的南侧拥有一条长达 3.2 公里的坡路,坡度达到 3%,沽空机构实地调研后表示,他们可以在这条坡路上溜出 90 公里的时速。

再说尼古拉和特斯拉的恩怨。

2018 年,尼古拉指控特斯拉,称特斯拉的 Semi 卡车外观设计抄袭了 Nikola One,Milton 在指控中表示,自己是在自己的地下室设计了这款外观超前的卡车。

后据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Milton 其实是从克罗地亚电动车品牌 Rimac Automobili 的设计师那里购买的 Nikola One 原始设计。消息称,Milton 于 2015 年拜访 Rimac 克罗地亚总部时,遇到了其设计总监 Adriano Mudri,并斥资数千美元购买了卡车设计的虚拟 3D 模型和计算机图纸。

车壳是买回来的就算了,还碰瓷特斯拉,再蹭一波热度。手段实在高明。

接着再说车内零件。Milton 曾在新车发布会上宣称,旗下车型的所有关键组件都是由尼古拉研发。但是一些迹象表明,尼古拉的重要零部件是由第三方供应,譬如在一则视频中,可以看到 Nikola One 车内的逆变器来自 Cascadia 公司,尼古拉还在上面贴了胶带来掩盖商标。

除了产品上的问题,尼古拉提出的氢燃料网络计划也存在疑点,Milton 在多次演讲和采访中都表示,与同行相比,尼古拉公司已成功地将氢燃料成本削减了约 81%,并且已经在布局氢燃料产业链。然而,在媒体的追问之下,Milton 承认目前在这个领域并没有任何实质操作。

虽然 Milton 凭三寸不烂之舌,拉到了不少投资,但是投资人都很难跟上他的步伐——欧洲电动大型钻井平台、美国燃料电池驱动半潜式平台、联合通用汽车制造的纯电动皮卡、成为氢动能的头牌供应商、进军太阳能板领域以及进入高性能跑车市场 ... 诸如此类的模糊提议,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

起初,面对分析机构和媒体提出的质疑,Milton 还在努力辩护,但是后来就放弃治疗了。内外交困下,9 月 21 日,尼古拉的创始人兼 CEO Milton 选择辞职。时任尼古拉的董事之一,也是前通用汽车副董事长 Stephen Girsky 将接任。这消息导致 Nikola 在纳斯达克开市后股价重挫 30%,收盘时虽稍微回升,但最终还是以暴跌 19% 收盘。

总而言之,Milton 画出的这套 Nikola One 大饼,空手套白狼拿到了几轮融资,而这些钱又帮 Nikola 拿到了博世和依维柯等公司的技术,而现在 Nikola 则稳稳地上了通用的船。古书中的运筹帷幄,也不过如此了吧。

可悲的是,人们早已见怪不怪

说实话,这种事情放在新势力身上也是见怪不怪了。

Milton 在离职声明中说到『尼古拉确实是我的心血,永远都是,我们的焦点应该放在公司及其改变世界的使命上,而不是我身上。所以,我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有趣的是,喊着『FF 是我的生命』的贾跃亭在官宣辞去 CEO 职位后也写道『我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 FF 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

看来大家都是怀有共同 " 梦想 " 的人。

贾跃亭太熟了,这里就不费口舌了;拜腾、博郡、前途这些玩死自己的,也暂且不表。来聊聊另外两个更荒诞的例子。

首先是烧水就能跑的青年汽车。

2019 年 5 月 23 日,河南省《南阳日报》的头版刊登了一篇名为《水氢发动机正式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文章。该文章表示,青年汽车的水氢发动机在河南省南阳市正式下线,这项新技术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

根据青年汽车官方解释,它的水氢燃料车不用加油、也不用充电,只需要加水,续航里程就可超过 1000 公里。这一则违反中学常识的新闻迅速在网络发酵,许多行业专家站出来为技术辟谣。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解释,他们的水氢发动机拥有特殊技巧,即采用了一种特殊的催化剂,以近乎零成本地将水转化成氢气,再将氢气输入氢燃料反应堆,通过反应发电驱动电机。

然而,庞青年口中的 " 催化剂 " 并不是真的催化剂,它背后真正的原理是 " 车载铝合金水解制氢 ",这里面的铝金属是参与反应的。现任电动车辆国家工程实验室副主任林程教授直接点破:水 + 铝已经是很老的制氢技术了,远不如天然气蒸汽重整制氢技术成熟,应用到乘用车上更不具备经济性,这种既不先进也不便宜的技术,基本就是在制造噱头。

重点是,青年汽车的南阳项目总投资 83.16 亿元,其中南阳市政府平台出资 40 亿元。这些老百姓交的税,就变成真的智商税了。

果不其然,2018 年 10 月,刚刚还风头正劲的青年汽车就宣告破产。人民法院公告网显示,因青年汽车的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条之规定,已于 2019 年 10 月 21 日裁定终结青年汽车破产程序。

其次,是号称要造中国超跑的江苏赛麟。

2019 年 7 月 20 日,一场位于鸟巢的盛大发布会,当时,赛麟汽车在杰森斯 · 坦森和吴亦凡的助阵下,带来了 2 款跑车和 2 款新车,分别为赛麟 S1、赛麟 S7 勒芒特别版,以及全新 SUV 车型迈客、全新纯电微型车迈迈。

舆论焦点就集中在这台号称 " 拥有超跑级操控感 " 的迈迈,这款双门两座的微型纯电车,综合续航为 305 公里,赛麟号称其采用了赛车级多连杆,且底盘调校有史蒂夫 · 赛麟亲自参与,后面这一点,笔者表示墙裂怀疑。

最重要的是,这辆两座微型车的补贴后售价为 15.88、16.88 万。够不够魔幻?

王晓麟曾对外宣称,江苏如皋工厂全部建成后,江苏赛麟将实现超过 40 万辆高性能整车的年产能,年产值超过 2000 亿元。但实际上,工厂自 2017 年 2 月开建至今,只下线了迈迈一款车型。赛麟规划中 2020 年上市的超跑系列 S1,以及超跑型 SUV 迈客均毫无动静。而这些迈迈,很多都停在路边、锈迹斑斑。

到今年 4 月,一份来自江苏赛麟前法务乔宇东的公开举报信称,王晓麟涉嫌虚假技术出资、贪污巨额国资,将成本价并不高的技术共计作价 66 亿元人民币入股江苏赛麟,导致数十亿国有资产流失。目前,江苏赛麟的账户处于冻结状态,占股 33.42% 的国资股东南通嘉禾已拒绝向其继续提供资金,并起诉了王晓麟。

江苏赛麟的不堪,给中国超跑史来了一场最魔幻的表演。

内忧外患的新能源行业

各行各业大抵如此,有兢兢业业的,就有浑水摸鱼的。

尼古拉还有未来吗?2020 年第二季度的业绩报告显示,尼古拉二季度亏损达到 0.86 亿美元,其 2020 年总亏损已经达到 1.198 亿美元,虽然上了通用的船,但是一系列的骗局被拆穿,未来的路估计也难走了。

氢燃料电池这条技术路线,是在纯电 / 插电混动以及燃油车的夹缝中生长出来的,受限于高成本、高技术的制约,如今还无法大规模地进行应用。一家车企调皮捣蛋,这都还是小事,但是会让业界投资者开始怀疑氢能源技术的可靠性,这对于整个行业都将是一个打击。

新能源(主要指纯电和氢能源)的发展,不仅有外在的阻力,也有内在的阻力。外在的阻力集中在与传统能源车的竞争,而内在的阻力就是这些投机者,通过一些不真诚的手段,消费大众们对新能源车信任。前有贾跃亭的 PPT 造车、后有庞青年的烧水就能跑、如今还有尼古拉的空壳车模 ... 谁知道下一个又会是什么?

但是,虽然有害群之马,也不意味着对新势力车企的全盘否定,毕竟我们还能见到诸如蔚来、理想、威马、小鹏等认真造车的新势力们。

我们只希望能应验那句古诗,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一个 男人 美元 这个 骗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