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是如何成为“火星大总统”的?

2020-11-22    244
摘要:期 6 个月的太空旅行。地球上的首次商业载人飞行达成。马一龙的 " 火星绿洲计划 " 更进了一步,似乎在未来的某一天(他如果能顺利熬过新冠的侵袭)——真能死在火星上。不得不说," 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 " 这样的经典 slogan,套用在马一龙和他的 " 火星移民计划 " 里,真的一点儿都不违和。三

以下文章来源于十一车,作者十一车

文 | Dedee

北京时间 11 月 16 日,SpaceX 的龙飞船在肯尼迪航天中心成功发射升空。

三名美国宇航员和一名日本宇航员,已乘坐龙飞船飞赴国际空间站,开启为期 6 个月的太空旅行。

地球上的首次商业载人飞行达成。

马一龙的 " 火星绿洲计划 " 更进了一步,似乎在未来的某一天(他如果能顺利熬过新冠的侵袭)——真能死在火星上。

不得不说," 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 " 这样的经典 slogan,套用在马一龙和他的 " 火星移民计划 " 里,真的一点儿都不违和。

三年前有人曾在知乎上吐槽,认为和马一龙的 " 火星移民 " 相比,还是牟其中把喜马拉雅山炸个口子,将西藏变成鱼米之乡的 idea 更可行。

谁知,如今地球人都开始对他所提出的 " 火星自治主权 " 发起认真探讨,半真半假地喊他是 " 火星大总统 "。

还有,2018 年 2 月被猎鹰重型火箭携带入太空的那辆特斯拉 Roadster 和假人 Starman,曾在一个月前无限接近火星轨道,目前已经到达了地球、火星、小行星带之间——预计将会来回穿梭 1000 万年。

陪伴 Roadster 和 Starman 的,除了宝爷那首听一万遍都不腻的《Space Oddity》,还有一本《银河系漫游指南》、一条毛巾,以及显示器上那大而友善的 Don't Panic。

无论 Don't Panic 还是毛巾,其实是《银河系漫游指南》这本地球上最著名最冷幽默最会一本正经瞎说话的科幻神作中,最重要的梗。

而马一龙如今的太阳系事业,恰恰和这部科幻神作密不可分。

《银河系漫游指南》简直就是他的成功宝典;作者道格拉斯 · 亚当斯无疑就是专属他的成功学导师。

看起来简直不可思议。

今天,就让我们不负责任地一本正经瞎说一下,马一龙那如日中天的太阳系事业,有多少是从《银河系漫游指南》里抠出来的。

埃隆 · 马斯克:

赞福德 · 毕博布鲁克斯

某种程度上,火星大总统马一龙简直就是赞福德的人类版。

赞福德是谁?

他是银河系(前)总统,常年被誉为 " 已知银河系内着装品味最差的智慧生物 "。

想到当年马一龙和 Grimes 走 Met Gala 红毯时的穿着搭配,只想甩出一张老年人看手机的表情。

刚出场时,赞福德坐拥宇宙最强最美最具革命意义的飞船 " 黄金之心 ",并被全银河系警力通缉着——因为这是他偷来的。

偷走 " 黄金之心 " 时,赞福德还是总统,原本是要去主持它的升空仪式。他不太清楚自己为啥要偷船,只知道偷飞船很好玩。

同理,他也不太清楚自己为啥要当总统,只知道当总统很好玩。

当然这人看起来就很好玩很会玩。头上的两张脸经常吵架,俩嘴巴吵吵的全是自己的主意。

而银河系选举委员会之所以推举赞福德当银河系总统,其实是因为大家都觉得:懂不懂政治不重要,越浮夸越吸引人眼球的家伙,越能胜任这个职位。

偏偏赞福德不懂政治,更是全宇宙说话、穿着、动作和行为最浮夸的自恋狂魔,还拥有泛银河系含漱爆破液和全宇宙最牛叉的飞船。

再看看 " 火星大总统 " 这些年来干过的那些事儿说过的那些话,真是怎么看怎么像。

" 特斯兰 ":

泛银河系含漱爆破液

" 特斯兰 " 就不再做额外解释了。总之就是凭一己之力将墨西哥土酒龙舌兰捧上了神坛,成为了如今有钱也买不到,比 " 耗子尾汁 " 红上 100 遍的地球人饮料。

泛银河系含漱爆破液是啥?

它被誉为科幻作品里最著名的酒水,由 " 自恋狂 " 赞福德发明,被评为 " 宇宙中最让人销魂的饮料 "。

它以 " 销魂浆 " 为基酒,搭配来自桑特拉金斯五星球的海水,三块大角星系超绝金酒的凝冰,四升法利亚星的沼气气泡,一份奎拉克延超级薄荷提取物,一枚大陵五(仙英座 β)太阳虎牙齿,大陵五诸恒星的烈焰,少许赞芙尔,和一枚橄榄。

(不要问我那些东西是什么,除了橄榄我啥也不知道。)

这款享誉全银河帝国的酒精饮料,只一口就能生出 " 仿佛用一小片柠檬裹上一大块金砖砸得你肝脑涂墙 " 的错觉。而且喝完以后,通常还会有志愿者组织帮助你重获新生。

有无比迷恋《银河系漫游指南》的酒友,不顾一切地搞出了一个 " 地球版 "。原料为:龙舌兰、杜松子酒、淡朗姆酒、伏特加各一勺,薄荷味利口酒、加利安奴甜酒各两勺,一杯冰块,一片柠檬或橄榄,可食用蓝色染色剂。

真巧呢,当年玛雅人为了 high,就喝龙舌兰 + 睡莲 + 曼陀罗花,来达到比被马保国抽了闪电五连鞭还爽的境界。甚至还会一边 high 一边求小伙伴帮他通菊花灌酒,以达到全身通透的至高境界。

对了,按照作者道格拉斯 · 亚当斯的说法,地球上是不允许泛银河系含漱爆破液存在的,因为调制过程很容易出事故,而且违背了基本物理法则和一大堆法令条约。

又双叒叕真巧,在龙舌兰的老家墨西哥人看来,马一龙酿造特斯兰是违规操作。

社交网络: 沃贡人的诗

你敢否认,喜欢在社交网络上袒露内心晒自拍的地球人,和喜欢写诗的沃贡人无限接近?

沃贡人是什么鬼?

他们虽然拥有强大的机械操控能力,可惜长得丑性格差常年处在三俗环境下,是银河系中最不受待见的物种。

偏偏要人老命的是,他们酷爱作诗。

一开始他们想反三俗,并向宇宙平均文化水准看齐。谁知写着写着,发现自己不仅创作不出堪比蒙淇淇 77 这样的凡尔赛文学,东北澡堂的二人转都比他们的诗干净漂亮。

沃贡人干脆一黑到底,把自己变成了宇宙闻名的吐槽狂魔,把念诗变成了超级酷刑。无数人在听的过程中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纷纷用脚抠出三室一厅。

他们的诗歌大师、自负的格朗索斯朗诵他的诗作《关于一个盛夏清晨我在自己腋窝里找到一小团绿色油灰的颂诗》时,四名听众死于内出血。

其中,银河系艺术诈骗委员会主席在啃掉了自己的一条腿后才得以幸存。

幸好,格朗索斯的肠子在关键时刻挽救众生、孤注一掷地奋力上窜,穿过了他的脖子扼杀了大脑。

不知道马一龙有没有觉得自己的不少推文,其实某些时候和沃贡人的诗挺类似。

不过,再像也比不过川建国。

毕竟人家的水准已经到了让推特自发折叠的地步。

黄金之心:黄金之心

我们先来聊第二个 " 黄金之心 ":《银河系漫游指南》里最牛叉最漂亮的一艘飞船,属于 " 自恋狂魔 " 赞福德。

这艘飞船是全宇宙最神出鬼没的载具——因为它由所谓的 " 无限不可能性引擎 " 驱动。这种引擎非常挑食,只从事物的不可能性中获得动力。

在没有想象力的普通人眼里," 黄金之心 " 简直比薛定谔的猫还猫。这也是为何,全宇宙的警察都抓不到它。

但在赞福德看来," 黄金之心 " 是全宇宙可遇不可求的黄金搭档——前提是,你必须精确知道自己希望它做的事情和到往的地方,鬼扯度有多高。

而 SpaceX 的 " 黄金之心 ",其实就是 SpaceX 的第一艘火星载人飞船。

由于他长久受到《银河系漫游指南》的 " 荼毒 ",所以眼珠子也不动一下地就将 " 黄金之心 " 的名字用在了这艘载人飞船上。

反正书的作者道格拉斯 · 亚当斯在 2001 年去世了——恰巧是马一龙成立 SpaceX 公司的前一年。

马一龙的这艘 " 黄金之心 " 飞船,绝对是 SpaceX 的 " 火星移民运输机 " 的关键所在。

按照他在 2017 年《新太空》期刊中的介绍,这是一艘长 49.5 米,宽 12 米至 17 米,由碳纤维做成的载人飞船。如果不出意外,这艘飞船将载着 100 个宇航员,在 2027 年左右头也不回地飞往火星。

而为了跟神作无限接近,马一龙 " 黄金之心 " 同样充满了各种 " 不可能 "。比如发射过程中,飞船油箱是空的,直到飞船摸入预定轨道才开始给燃料。

怎么给?

SpaceX 打造了专用于星际运输系统的配送燃料箱,以及可以重复使用的燃料运载火箭。一般循环发射个三到五趟,就能补充一艘需要长途跋涉的飞船的所需燃料。

然后,马一龙版的 " 黄金之心 " 才会点火启程,用 3 台海平面型发动机 +6 台真 " 猛禽 " 发动机,总共 9 台发动机在真空中推出 3.1 万千牛的推动力,按时登陆火星。

还有,传统的降落伞着陆法实在太普通了,马一龙采用 " 超音速反推技术 ",利用飞船的推进器反向点火,进而减速降落。

不就是《国产凌凌漆》里那支 " 狡猾的枪 " 的巨大化,先向后射再向前射 …… 感觉道格拉斯 · 亚当斯在棺材里都能欢快地笑醒过来。

喷火枪:观念枪

2018 年马一龙的 The Boring Company 限量打造了 2 万把喷火枪,每把售价 500 美元(约合人民币 3290 元)。这把枪上线后,4 天内被抢购一空。

对了,这款枪的官方名称是 " 不是火焰喷射器 "(Not-A-Flamethrower),因为航运和海关都禁止运输任何有火焰喷射器含义的物品——简直就是漂亮国版的 " 此地无银三百两 "。

卖枪获得的 100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6580 万元),算是成功为 The Boring Company 渡过了一段艰难时刻,成功为公司最重要工程 Boring 隧道救了急。

观念枪则是《银河系漫游指南》里最重磅的武器。

它看起来平平无奇却极具威力。无论你拿观念枪击中谁,他就会马上同意持枪者所有的观点!

而且,这款枪是经过 " 愤怒妇女委员会 " 认证的哦,啧啧啧。

更重要的是,在《银河系漫游指南》第一部的结尾,正是观念枪救了主角一行人——马文用这把枪扫射追杀他们的沃贡人护卫队。后者瞬间患上了忧郁症,纷纷躺倒在地上,表示想死。

亚瑟和福特等一行人就此逃出生天,揣着毛巾开始了银河系漫游的第二季。

Boring 隧道:超空间快速通道

今年 2 月,The Boring Company 承建的拉斯维加斯会议中心园区地下首条 Boring 隧道完工,长约 1600 米。

这条隧道可以让特斯拉电动车在一分多钟内穿过整个会展园区。

未来,The Boring Company 会进一步扩建这条隧道,用以支持马一龙版的 " 超级高铁 " 项目,也就是大名鼎鼎的 " 超长途火星交通工具 "Hyperloop。

马一龙曾在 2013 年表示,这将是超音速飞机、轨道炮和空气曲棍球桌的结合体,预计在 Boring 隧道穿行的时速可达 1220 公里。

怎么看怎么像《银河系漫游指南》里头的超空间快速通道雏形。

这条通道的建设可是让全地球人 N 脸懵逼啊——银河系超空间计划委员会为了造它,直接把地球给拆了。

但这条超空间快速通道以及相关的拆迁公告,根本就没有地球人看到过。

一张被贴在了半人马座主星的规划部门里,另一张无比 " 贴心 " 地在男主小镇的镇规划办公室的废弃地下室里——可 60 年来从来没有一个地球人到过这两个鬼地方。

所以当拆迁日正式来临,负责拆迁的沃贡人一听说没有地球人看过这两张公告后就火了:" 难道从来没有人去过半人马座主星?只有区区 4 光年的路程而已啊!"

然后,地球就被不讲武德的沃贡人毁灭了。

如此看来,马一龙想的应该是赶在外星人前头,地球人先试着在自己家里搞出类似的空间隧道,接下去就好办了。

Open AI:地球计算机

Open AI 究竟是干啥的?

有人说其实就是马一龙开出来,给特斯拉做自动驾驶系统的干活。

你们啊,图样图森破。

关于 Open AI 究竟是干啥的,起码要从 2016 年的 Code Conference 大会说起。

当时马一龙发表了一些无比匪夷所思的话。

比如现在的电脑游戏技术,已经发展到游戏与现实难以区分的程度。很有可能,人类其实生活在一个电脑模拟的游戏中。

他还认为,人类急需开发大脑的人工智能神经层来提升脑力。不然,按照人工智能的发展,未来人类在智力上将被远远甩在后面,沦落为人工智能的宠物。

所以,Open AI 这家非营利性组织,其实是马一龙和一群硅谷大亨联合创立的,旨在预防人工智能的灾难性影响,将人工智能控制在发挥积极作用的范围内。

可见《银河系漫游指南》对于马一龙的影响早已病入膏肓。

在书里,被毁灭的地球连同所有生物一起就是一台计算机。设计它的 " 人 " 是另一台更古早的计算机 " 深思 "。

它一直在解答 " 宇宙、生命与一切的答案 " 这个终极问题的答案。谁知经历了七百五十万年的漫长计算,居然得出了一个让全银河系都崩溃的答案:42。

为了解答答案的答案," 深思 " 就设计了另一台功能比它牛叉 N 倍的计算机——地球。谁知在地球计算机快要得出答案的当口,被沃贡人的拆迁大队毁了。

难怪马一龙常年莫名焦躁,认为休假就是在浪费时间浪费生命。虽然现实生活里的地球还转着,但谁知道哪天转着转着就突然炸了。

目前,Open AI 已打败了《DOTA 2》的前世界冠军,拥有一个能自己编小说的自然语言处理模型 GPT-2,以及一条不用教就能做人类基本动作的机械手臂系统 Dactyl……

突然想到,书里那个比绝大部分宇宙生物聪明 N 倍,脑容量相当于一颗行星,无比可爱却患有抑郁症的机器人马文。

其实,马一龙在一步步达成自己的太阳系事业,没有被《银河系漫游指南》这一部书吊死。

比如脑机接口公司 Neuralink,就是源自伊恩 · M · 班克斯的科幻小说《The Culture》中,关于 Neural Lace(神经织网)的启发。

即把微小电极植入到大脑中,实现人脑和电脑的数据联通,人类可以直接把电脑里的知识下载到脑子里,另一方面把人类的想法快速传递给电脑。

甚至在 Neuralink 创立之前,马一龙还曾跑去科幻电影《超验骇客》客串了一把群演。镜头中,他目光闪闪地看着台上德普饰演的人工智能科学家威尔慷慨陈词:

看起来简直跟 Neuralink 的愿景是一样一样的。

当然,最简单粗暴的致敬还要数我们熟悉的特斯拉魔都超级工厂——被马一龙命名为 Dreadnought(无畏舰),脱胎自星战 1977 年第一部电影中的著名大杀器 Harrower class Dreadnought(折磨者级无畏舰)。

他还曾亲口表示:" 与传统汽车工厂比起来,(上海工厂)更像受是一艘 Alien Dreadnought(外星战舰)。"

要知道,作为西斯帝国的舰队主力,折磨者级无畏舰可是有无数艘的。

马一龙的野心可窥一斑。

如此看来,去年曾在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和马一龙尬聊 N 久也没聊到一块儿去的马云,在实现儿时梦想的手法上,还是落了下品。

他为了自己的武侠梦,拍了一部大电影;马一龙为了实现科幻梦,渐渐成为了全地球离火星最近的人类。


如何 总统 成为 火星 马斯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