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薪酬不得超过制作成本40%:影视业抱团降成本 购片已降三至四成

2020-05-23    57
摘要:【演员薪酬不得超过制作成本40%:影视业抱团降成本 购片已降三至四成】记者了解到,相比之前,目前各大视频平台的剧集采购价格确实有所下降。电影评论家李星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制作成本、采购价格以及演员片酬都在下行通道中,因为宏观市场已经不支持,电视台因为广告收益的进一步下降,导致购买力萎缩,而三大视频网站也亏不起了或者不愿意再继续等待下去,所以一定要压缩成本,早日获得盈利,所以原先的价格体系一定不可持续了。(中国经营报)
在疫情之下,降低成本、共克时艰成为业界共识。
5月19日,爱奇艺(NASDAQ: IQ)公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在财报发布后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爱奇艺CEO龚宇表示,2018年8月,三大视频平台和6家制作公司发布联合声明来限制演员的天价片酬在内的内容成本。这起到了很大作用,当时限制演员片酬上限为5000万元,以前一线演员片酬最高可达1.5亿元。而最近的行业声明会进一步降低成本。

在上个月,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以下简称“中制协”)和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联合发出倡议,提出电视剧、网络剧制作成本应控制在每集400万元以内、全体演员酬金不得超过制作成本的40%。到5月7日,三大视频网站和正午阳光等六大制作公司紧随其后发布倡议,提出三大视频网站与六大影视制作公司即日起对影视剧、综艺节目生产的各环节成本体系、价格体系进行动态调整和价格管理。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相比之前,目前各大视频平台的剧集采购价格确实有所下降。电影评论家李星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制作成本、采购价格以及演员片酬都在下行通道中,因为宏观市场已经不支持,电视台因为广告收益的进一步下降,导致购买力萎缩,而三大视频网站也亏不起了或者不愿意再继续等待下去,所以一定要压缩成本,早日获得盈利,所以原先的价格体系一定不可持续了。
降低成本
在外界看来,视频网站在过去的版权竞争中不断推高了内容的价格。
此前,言溪互娱联合创始人司首联曾向记者分析过去影视行业的各个工种片酬高涨,与视频平台高价采购内容是有关联的。2016年是转折点,视频平台度过了烧钱抢用户的阶段,此前视频平台通过较高的采购价格来锁定头部内容,从而获取流量,实现用户习惯的迁移。互联网下半场人口红利不再凸显,2018年到2019年平台开始削减成本,要将既有的用户价值最大化。
在2017年5月,IDG资本私享会上,龚宇说道,“对视频网站的判断就是寡头垄断,既要使劲地狠砸钱,但又要留下劲,不能拼完了以后,没有喘气的机会。因为一旦失败或者遭受大挫折,很可能就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龚宇说爱奇艺在前几年基本不买独播剧,后来因行业竞争,开始买独播剧。2013年底,分析那年的投资与回报,龚宇找到的洼地就是综艺。综艺节目最好的是湖南台,2013年卖给每家视频网站的综艺打包价是600万元,龚宇跟湖南台相关负责人洽谈,最后达成协议,2亿元买下5个节目。从600万元涨成了2亿元的独家价格,外界对此争议不断。“因为我发现,就算我不拉上去,别人也会把价格拉上去,事后证明这个判断是对的。”
而现在,在行业下行阶段,各方都在提出倡议,降低制作成本和限制演员片酬。
自2017年以来,电视行业协会、制作公司以及相关主管部门先后多次发文,要求限制过高的演员片酬、合理控制制作成本。
在上述三家视频网站联合六家制作公司提出的倡议中指出,鉴于当前全球的疫情和经济形势,可以预见由于收益的大幅下跌,所有生产要素的价格将持续走低,并在相当长的时期处于低迷期,影视行业将和所有行业一样随时承受着动态价格调整和收入预期不断下调的压力。
曾在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担纲监制的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金盾影视中心主任李学政对本报记者指出,现在各个平台都想集中有限财力去购买最好的剧集,一些二三流的剧集竞争力不如以前,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精品剧更有市场。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断有电话打进来,与李学政商讨他们刚刚完成的一部剧集的购买事宜,李学政透露继《人民的名义》之后,《人民的正义》也已制作完成。据李学政透露,《人民的正义》已卖给了湖南卫视和优酷。
有分析人士认为,就前两年行业平均水平来说,S级剧集(视频网站头部剧集)采购成本为每集1000万至1500万元(以50集来算,总成本为5亿至7.5亿元),目前回落至800万元以下(以50集来算,总成本在4亿元以下)。
而李学政向记者指出,目前S级剧集的价格到不了800万元一集,基本在600万元左右。
某头部电视剧制作公司的制片经理沈静安(化名)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说法,他指出,视频平台的A级到S级之间的剧集,平台采购价格基本在500万到800万元之间。
在上述中制协发布的倡议书中指出,目前各电视平台、视频网站平台购片与自制片订制价格已下降30%~40%。
沈静安介绍到,所谓的定级是有5级剧本,对应相应的演员阵容,在前期递到平台,平台会进行审核,进行初步定级,最后出片时再进行最终定级。
他表示,一般视频平台中有些平台会在S级之下设置A+级,有些平台在S级之下直接是A级,然后是B级和C级。
沈静安同时强调,现在基本上C级已经没有了,基本上是到B级,如果B级都不到,那平台就可能不要了。
在记者的采访中,多位电视剧制作人士向记者表示,限制演员片酬是控制成本的重要一环,而其中一线演员的片酬尤其高。对于各方所提的主演片酬不超过5000万元的提法,也有人认为过于笼统,没有规定明确的范围,具体执行时有一定难度。
影视导演宗海英向本报记者指出,原先演员的价格太高,导致制作方不得不压缩制作成本。
提倡剧集不超过40集
在上述5月7日三大视频联合六大制作公司发布的倡议中,提出反对内容“注水”,规范集数长度,鼓励精品短剧集,根据《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剧网络剧创作生产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精神,提倡影视剧拍摄制作不超过40集,鼓励30集以内的短剧创作。
近两年来,短剧集一时被平台频繁提及,最近爱奇艺播出的《我是余欢水》只有12集,却收获了不错的播放效果。
对此,沈静安向记者表示,此前视频平台内部基本都已经设置了短剧集部门。记者了解到,5月19日,爱奇艺推出了聚焦悬疑类题材的“迷雾剧场”,宣称对标美剧的精品化内容和全新的剧场运营模式。沈静安向记者表示:“针对该剧场,爱奇艺目前收了好多个12集的剧集,购买的体量应该一般不会超过12集。”
灵河文化CEO白一骢在第26届北京电视节目交易会(2020·春季)线上论坛中指出,集数的问题他认为属于市场情况,而不是靠政策调控的事情。
“做一个短的故事可能不容易‘灌水’,但是我们的现实情况是,如果我们不把集数拉长,有时候成本降不下来。过去演员价格非常高的时候,如果不把集数拉长,最后摊下来单集成本会非常高。如果现在演员的价格比例被限制住了,都不要太长的戏,演员拿的钱都差不多,这时候大家拼的就是内容了,这样对于大家做内容更公平。这些政策能够不断地提醒、纠正我们,大家尽可能回归到内容本身上来。”白一骢说道。
鼓励精品短剧集是为了防止内容注水,但业界也担心过于一刀切的做法会导致好的内容被限制。
编剧汪海林指出,为什么这么多注水剧还能畅通无阻地销售并播出,他认为是购销机制上有问题。靠演员定价、定项目,只要有某些演员来出演,某些剧集一定可以卖出,制作公司为了多卖钱,就多注水。不是靠剧作,不是靠内容去销售。
编剧王力扶也指出,长度应该不是问题,注水是问题。“最近几年印度有一部特别火的剧,《摩诃婆罗多》,共267集,内容质量却不错,长度是专业技能问题,注水是专业态度问题,这两个不能混到一块去谈的。”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


制作 影视 成本 抱团 演员 超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