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银行年内二级资本债发行额逼近6000亿元大关 已超去年全年水平

2020-11-23    94
摘要:【商业银行年内二级资本债发行额逼近6000亿元大关 已超去年全年水平】2020年,商业银行利用二级资本债这一方式进行资本补充的力度持续加大。截至目前,年内银行二级资本债合计发行金额已逼近6000亿元大关,超过去年全年发行水平。(证券日报)
2020年,商业银行利用二级资本债这一方式进行资本补充的力度持续加大。
截至目前,年内银行二级资本债合计发行金额已逼近6000亿元大关,超过去年全年发行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多家银行今年“滚动”发行多期二级资本债外,为了提升资本充足率,进一步充实和优化资本结构,还有多家中小银行在年内采取了组合发行二级资本债和永续债的方式,利用多种工具持续进行资本补充。
国海证券首席宏观债券分析师靳毅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下,部分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仍然面临着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在监管层支持商业银行采取多种方式进行资本补充的背景下,银行资本补充工具日趋多样性。而二级资本债、永续债这两种工具的组合运用,也将可以帮助银行更为有效地补充资本。
46家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
中小银行占比逾八成
今年以来,在加快商业银行补充资本的大背景下,二级资本债券这种资本补充工具被众多商业银行频繁使用。尽管日前出现了海峡银行二级资本债临时取消发行的情况,但全年各家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券金额再度创下新高。
数据统计显示,随着上周工商银行完成400亿元二级资本债的发行,年内已有46家银行发行56只二级资本债,二级资本债合计发行金额已达5955.80亿元。虽然距年末还有一个多月时间,但二级资本债发行金额已然超过2019年全年5920亿元的水平,且距今年全年发行6000亿元大关仅一步之遥。
在目前银行信贷规模普遍增加的情况下,各家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均面临着资本金快速消耗的局面。而在46家发行二级资本债的银行中,国有大行及股份行数量仅为9家,其余均为城商行和农商行,后两类银行的占比高达逾八成,进一步显示出中小银行资本补充需求的强烈。
而从单只银行二级资本债发行金额上看,由于发行主体涉及不同类型银行,因此每只二级资本债的发行金额也是相差巨大。国有大行及股份行的发行金额动辄在数百亿元,而中小银行则以数亿元和数十亿元居多,其中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的最少金额仅为7000万元。
此外,除了发行二级资本债银行数量多,合计发行金额较大,年内包括工商银行、浦发银行、绍兴银行、天府银行在内的多家银行均有过发行多期二级资本债的经历。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二级资本债与优先股、可转债、永续债、IPO等同为银行外源性的资本补充工具。虽然二级资本债仅可用来补充商业银行二级资本,但由于其发行相对便利,仍为银行资本补充最为主要的方式之一。这对于提升银行风险抵御能力、更好地服务小微企业和实体经济具有积极作用。
中小银行年内“组合”发行
二级资本债及永续债
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中小银行正在组合利用二级资本债和永续债等方式,进行持续的资本补充。年内已有包括泸州银行、北部湾银行、华融银行等多家银行均同时发行了二级资本债和永续债以同时分别补充二级资本和其他一级资本。
有业内人士指出,利用多种发行多类债券进行资本补充,一方面说明此类银行所面临的较大资本补充压力;另一方面也说明了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渠道持续得到有效扩宽的效果正在显现。
据了解,今年3月份和6月份,已于2018年年底完成在中国香港上市的泸州银行曾先后发行两笔永续债,发行金额分别为7亿元和10亿元。此外,该行近两个月时间,还陆续发行了两期合计15亿元的二级资本债。
持续的资本补充也让泸州银行资本充足率情况有所好转。泸州银行半年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尽管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有所下降,但公司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较去年年末上升1.14个百分点、1.58个百分点。
此外,北部湾银行于今年发行完成20亿元二级资本债和30亿元永续债;华融湘江银行则分别发行完成了30亿元二级资本债和53亿元永续债。
靳毅对《证券日报》记者指出,商业银行可以通过发行永续债、二级资本债分别补充其他一级资本、二级资本。从补充银行资本金的顺序来看,银行偏好发行期限更长的永续债。不过,受投资准入和流动性等因素的影响,险资对于中小银行永续债的配置需求较低,所以中小银行发行永续债的难度也较大一些,这也使得不少此类银行转而选择发行二级资本债。
(文章来源:证券日报)


亿元 全年 去年 发行 商业 大关 年内 资本 银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