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犀牛智造背后:为何以服装业为切入点?未来如何发展?

2020-09-19    104
摘要:【阿里犀牛智造背后:为何以服装业为切入点?未来如何发展?】近日,阿里巴巴秘密打造了3年的新制造平台——犀牛智造平台亮相,阿里巴巴“五新战略”中的“新制造”落地。什么是新制造?业内人士对于阿里巴巴推出的犀牛智造怎么看?未来犀牛智造将如何布局?对此,国资委机械工业经管院两化融合创新主任宋嘉、商务部研究院电子商务研究所副研究员洪勇、走向智能研究院首席研究员郭朝晖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采访。(澎湃新闻)





一群写代码的程序员、工程师们做起了“新制造”。

近日,阿里巴巴秘密打造了3年的新制造平台——犀牛智造平台亮相,而被称为“一号工程”的犀牛智造工厂也已试运营2年,于9月16日在杭州正式投产。阿里巴巴“五新战略”中的“新制造”落地。
制造业作为国家的支柱产业,直接体现了一个国家的生产力水平。面对庞大的制造业,阿里巴巴的态度是谦逊的,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曾表示,阿里巴巴提出新制造,不是要进军制造业,而是要帮助制造业进行改革和变革。犀牛智造CEO伍学刚也直言,制造业的市场非常大,阿里巴巴相信技术的红利能够带来巨大的变革,可是在这样大且沉淀悠久的产业面前,阿里巴巴新制造也不敢轻言赋能。
在伍学刚看来,犀牛智造听起来高大上,但对商家而言就是一家聪明的共享工厂,接小单、急单。所以90%的客户都是中小商家,尤其是淘宝天猫上的新品牌。
什么是新制造?业内人士对于阿里巴巴推出的犀牛智造怎么看?未来犀牛智造将如何布局?对此,国资委机械工业经管院两化融合创新主任宋嘉、商务部研究院电子商务研究所副研究员洪勇、走向智能研究院首席研究员郭朝晖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采访。
什么是新制造?
犀牛智造的推出是带着光环的,日前,世界经济论坛宣布“全球灯塔网络”新增10家灯塔工厂成员,犀牛智造位列其中。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阿里巴巴在2017年8月成立新制造团队,开始研发犀牛智造;2018年3月在杭州建立新制造工厂,正式开始新制造的探索,同年8月,第一座工厂试产,切入点是服装行业。
什么是新制造?阿里巴巴为何要重金布局新制造?
洪勇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新制造是相对于传统制造的提法。首先,从生产量级来看,传统制造是大批量的制造,客户有需求后去工厂委托加工,传统生产线有一定的标准,比如,必须达到多少量级才能弥补工厂的生产成本,阿里的新制造可以小批量生产;其次,从智能化信息系统来看,我国大的生产制造企业有实力去做智能制造,但大部分中小微企业是靠人工,生产过程和供应链管理过程不可视,而新制造将传统制造的流程数据化,客户可以远程看到产品生产到哪些阶段;再次,从预测市场角度来看,传统制造也许刚拿到产品订单的时,市场对这个产品是需要的,但传统制造生产周期长,等产品大批量出货时,市场可能又有了新的变化,而新制造有一定的数据库,可以通过数据库对消费者需求进行预测;最后,从库存角度来看,传统制造的库存量非常大,新制造是短平快的节奏,可以很大程度降低厂商的试错成本和库存的管理成本。
“新制造也借鉴了日本的JIT(及时化生产)的理念,努力做到零库存。当然,这是努力的方向,如果新制造真的能做到零库存,那行业成本会大大降低。” 洪勇说。
在宋嘉看来,新制造是阿里巴巴提出的概念,业界讨论更多的是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等。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拓展“智能+”,为制造业转型升级赋能,2020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提及发展工业互联网,推进智能制造。
值得关注的是,除阿里巴巴的犀牛智造,腾讯云在今年的腾讯全球数字生态大会上首次完整披露了智能制造三大战略方向,分别是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提供企业数字化转型的产品方案、推出大数据与AI的工业场景创新方案,京东也在通过技术、数据向传统工厂输出能力。
对此,宋嘉表示,互联网巨头在布局工业互联网、涉足制造业的核心逻辑是to C的数据基本走到尽头,接近10亿网民的数据流短期看不会有明显的增量,真正的增量是随着5G、Wi-Fi 6 的部署由此引发的工业互联网、无人驾驶的规模化应用。阿里巴巴有一个“链接市场”的基因,把最前端的市场销售优势不断向后延伸,先延伸到支付领域,成就了支付宝;进一步延伸到物流,造就了菜鸟物流信息化平台,现在继续延伸到生产,出现了犀牛智造,下一步还可能延伸到设计。
虽然业界对智能制造多有讨论,但在阿里巴巴看来,犀牛智造工厂是一个新物种,横跨制造与销售。这是一家从客户需求出发,运用了云计算、IoT、人工智能等技术,连通销售预测和柔性制造的工厂。未来,犀牛智造希望商家可以像使用云计算一样使用犀牛智造服务。
近日,澎湃新闻记者走访了犀牛智造工厂的生产车间,工作人员记者介绍,犀牛智能中央仓就像餐饮行业的“中央厨房”,可以智能采购、柔性供给。生产线上的每块面料都有ID,可全链路跟踪、自动出入库管理、自动配送和智能化拣选,资源利用率较行业平均提升了4倍。
在生产车间的上方有一排排的吊挂,这是犀牛智造首创的“棋盘式吊挂”,可以通过物联网+人工智能技术,将吊挂衣架自动分配至相对空闲的工位,改变了过去服装工厂吊挂单向流转,容易拥堵的问题。
为何以服装行业为切入点?
在9月16日,阿里巴巴举行新制造发布会暨犀牛智造工厂揭幕仪式上,淘宝天猫总裁蒋凡表示,阿里巴巴推出犀牛制造,是希望通过阿里过去20年所积累的技术能力、数据能力,来推动中国服装制造业的升级和变革。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在管理上,被指没有“工业基因”的阿里巴巴选择了传统行业人士来执掌新业务,犀牛智造CEO伍学刚曾是前优衣库全球供应链总负责人,犀牛智造打造的样板工厂厂长胡志军也已在制衣行业摸爬滚打十几年。
为何阿里巴巴要选择服装行业垂直切入?伍学刚解释说,制造行业链路很长,要在行业里真正做出价值,需要选择一个垂直行业做深。从服装行业切入有三点原因:一是服装行业在中国已经有3万亿的销售规模,是消费品行业中前三大垂直行业之一;二是,服装行业的痛点够深,由于服装的时尚属性,产品的生命周期极短,又受潮流、天气等诸多因素影响,传统的以产定销的商业模式造成巨大的浪费;三是对阿里来讲,服装类目是最大的垂直销售类目,平台销售过万亿,阿里有机会运用平台的数字化技术进行消费洞察,帮助中小商家精准开发、精准设计。
在业内人士看来,除了服装类目是阿里巴巴最大的垂直销售类目外,从工业角度而言,服装制造行业相对门槛较低且相对简单也是原因之一。
郭朝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服装行业不仅规模大,而且数字化与产业融合的难度低。“从某种意义上说,服装工业是技术含量低的工业,搞IT的人比较容易理解。这样,领域知识就比较容易和互联网融合,实现流程和管理的创新。反之,如果选择航空航天、汽车高铁、钢铁化工这样的现代工业,与互联网的结合就比较难了。”
宋嘉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制造的逻辑,目前还是加减法,从工程难度和协同难度上分为巨复杂、复杂和简单,服装制造属于简单。比如,巨复杂的飞机,从波音公司来看,97%以上是由全球产业链协同完成,这叫离散制造;不同航司的不同要求,在同一个平台进行生产,这叫柔性制造(即多品类,小批量生产);用信息化把从设计到生产、以及售后维修等等价值链进行连接,这叫智能制造。”
洪勇也向澎湃新闻记者表达了相似的观点,洪勇说:“服装并非高科技产品,另外,服装是淘宝天猫销售的大类,从服装行业入手,对阿里来讲是有优势的。”
据悉,目前已经有200多个淘宝中小商家、产业带商家、直播主播共享犀牛智造工厂,100件起订,最快7天交付。按照犀牛智造给自己的目标,是要服务10万个时尚品牌 、10万设计师。
未来如何发展?
即便是以服装行业作为切入点,犀牛智造依然任重道远,在这个生态体系中,除了犀牛智造目前服务的淘宝天猫卖家和品牌商,还有原材料商、面料商、加工商和中间的批发商,犀牛智造只有不断升级迭代自身的数字能力和服务客户类型的能力,才能将服务开放给更多的合作方。
对于犀牛智造未来会不会开出更多自营的工厂,在洪勇看来,阿里巴巴也许会开出少量的样板工厂,但犀牛智造更多的是向中小企业输出技术。“我们不要把犀牛智造看作一家工厂,而是要看成一个实验工厂,它不是在生产服装,而是在生产技术和模式。未来在中国相当多的行业中,新制造可能成为工厂技术孵化器的角色。”洪勇说。
伍学刚也曾在近日向澎湃新闻在内的媒体透露犀牛智能的未来模式,在他看来,工厂只是新制造的载体,阿里从一开始对技术的框架、商业模式的设计是朝着1000家甚至几千家工厂设计的。比如,所有的技术的架构都可以远程升级和迭代,研发产线功能要升级迭代,只要在总部或实验室按一下操作键,就可以像苹果iOS系统或者特斯拉一样远程升级。
“新制造一开始的设计理念,就是要成为数字化、智能化的制造平台,工厂只是平台里的一个载体。” 伍学刚说,未来,犀牛智能模式将对全社会开放,进一步帮助中小工厂,提升中国制造业的竞争力。
郭朝辉则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他曾见到过中小企业中转型成功的案例,但中小企业转型的过程是麻烦的,一是没有人才,二是没有资金。“创新的风险也很大,一次失败就可能倾家荡产。这样的问题如何解决?按照创新的逻辑,一定是先有人创新成功,后面的人跟着学习,技术不断扩散。阿里不缺钱,有商业拓展的能力,自然也能找得到人,有条件做领头羊。如果犀牛智造成为一个‘实验工厂’,它的技术就可能被全国共享,价值也可以进行倍增。” 郭朝辉说。
虽然郭朝辉认为,中国大量需要转型的中小企业需要类似于犀牛智造的技术,但他也担忧,若未来犀牛智造发展的特别好,是否会成为服装行业的垄断者。
当然,不是所有的行业人士都看好犀牛智造,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犀牛智造做的事情,行业里也一直在探索。“从服装行业来讲,东莞虎门镇在做支持服装制造业智能化升级以及服装的品牌化战略。以未来50年的纬度来看,阿里赚的钱是以破坏实体经济为代价,是将千百万小业主的钱集中在一个公司赚了。”
值得关注的是,如果将新制造看作是一个 “共享工厂”,当数十家同质企业的消费数据都在犀牛智造平台上,平台能否公平的给出这些企业制作、销售策略?
郭朝辉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这要看阿里的技术可行性和价值观取向,也是对阿里的考验。比如,一个小设计师设计出的产品在淘宝卖的非常好,阿里会不会复制设计师的产品或稍加修改,因为他们的数据是相通的。也许现在还没有这种情况,但未来可能会面临,要看阿里如何利用它的权力,以及国家是否会出台相应的法律法律。”
洪勇则表示:“即便是现在,淘宝天猫包括其他电商平台也有同质化的厂商,从共享工厂的角度来说,犀牛智造可以提供工具,帮助商家分析市场是否需要这么多的同质化产品,是否可以采用另一种策略,但企业听不听,这又关系到企业自己的经营策略问题了。”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为何 何以 发展 如何 未来 犀牛 背后 阿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