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家董事长称股民是赌博的千山药机退市了

2020-09-16    12
摘要:千山药机还有4.8万股东。股票退市,这些股民怎么办?最后一个交易日,谁在买卖千山药机?千山药机于2011年5月上市,总市值曾超过260亿元,如今只剩下0.69 亿元。千山药机的股票于2020年8月5日进入退市整理期,截至2020年9月15日已满三十个交易日,退市整理期结束。在A股市场的最后一个交易日

9月16日,千山药机股票被深圳证券交易所摘牌,正式告别A股。

上市近10年,千山药机从总市值一度超过260亿元,到退市前只剩0.69亿元,有股民调侃道:“千山鸟飞绝,市值飞灰灭!”

截至今年5月31日,千山药机还有4.8万股东。股票退市,这些股民怎么办?

最后一个交易日,谁在买卖千山药机?

千山药机于2011年5月上市,总市值曾超过260亿元,如今只剩下0.69 亿元。千山药机的股票于2020年8月5日进入退市整理期,截至2020年9月15日已满三十个交易日,退市整理期结束。

在A股市场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千山药机表现如何?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在退市整理期,千山药机收获了29个跌停板,只有9月15日,收盘时不涨不跌,以平盘退场。

股吧里,股民们一片唏嘘:“千山鸟飞绝,市值飞灰灭!本来只是想抄个底,结果被它抄了家……”“买一手留着,也就一包烟钱。”“记得我是3.7元/股买的,次日3.5元/股卖了,后面股票停牌,复牌后一字跌停到退市,我太幸运了,幸好没有去博傻。”“55万缩水成了几千块,哎,再也不炒股了。”

9月15日的龙虎榜数据显示,千山药机当日的收盘价为0.19元/股,涨跌幅为0%,成交量为10672.89万股,成交金额为1894.56万元。

当日买入金额最大的前5名为: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广州中山三路证券营业部、东方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建设路证券营业部、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杭州求是路证券营业部、东兴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长沙韶山北路证券营业部、国元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江西分公司,其买入金额依次为:228.78万元、97.61万元、50.99万元、47.89万元、41.96万元。

当日卖出金额最大的前5名为: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湖南分公司、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佛山南海大道证券营业部、招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长沙芙蓉中路证券营业部、招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武汉中北路证券营业部、机构专用,其卖出金额依次为:28.39万元、23.68万元、16.18万元、14.34万元、13.39万元。

去年5月17日,在千山药机的股东大会上,面对中小股东询问血汗钱能否拿回来,上市公司董事长刘祥华回应道:“你本来就是来赌博的,而我们的股票正好符合你。”

截至今年5月31日,千山药机的股东户数为48184户。在股吧里,也有股民询问:“退市了,钱怎么拿出来?”

9月15日,千山药机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后,将转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进行股份转让;根据相关规定,公司股东在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后必须按照有关规定重新履行股份确权、登记和托管手续后,其股票方可在股转系统进行挂牌转让。

曾连续两年财报存在虚假记载,刘氏兄弟联手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公开资料显示,千山药机主营“大健康”产业,主要从事制药机械及其他包装机械等智能装备、医疗器械、医药包材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以及围绕慢病精准管理开展的一系列医疗服务。

千山药机的退市原因,主要是其2018年度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2017年度、2018年度财务会计报告均被注册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2019年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期末净资产均为负值,且财务会计报告被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而在2017年之前,千山药机存在年度报告虚假记载的情况。

2018年年初,千山药机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2019年年末,证监会的调查结果出炉。

据悉,千山药机涉嫌违法的事实有:千山药机虚构销售回款、虚减应收账款及坏账准备,虚增销售收入,导致2015年度利润虚增79505270.96元,占当年年度报告披露利润总额的95.76%;千山药机虚增在建工程、虚减应收账款及坏账准备、虚增销售收入,导致2016年虚增利润总额357331482.4元,占当年年度报告披露利润总额的160.05%;2017年未按规定对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履行临时报告义务。

证监会的调查结果显示:刘祥华、刘华山主要通过3种方式占用千山药机资金。经查,2017年,千山药机转入刘祥华、刘华山实际控制账户资金额1939540597.79元,刘祥华、刘华山实际控制账户转回千山药机资金额802485263.15元。刘祥华任千山药机董事长、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之一。刘华山系千山药机董事长刘祥华的胞弟,2002年至2012年7月任公司财务部长、财务总监,2017年至今在湖南乐福地医药包材科技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

今年8月6日,千山药机及相关当事人收到中国证监会对公司及相关当事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证监会决定,对千山药机罚款60万元,对刘祥华、刘华山分别罚款30万元,对其他相关人员也处以不同金额的罚款。另外,对刘祥华、刘华山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公司部分资产被拍卖偿债,今年半年报“难产”

7月31日,千山药机发布公告称,公司名下位于长沙县星沙镇板仓路以东的一宗土地及三栋房产被长沙县人民法院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进行公开拍卖。本次拍卖的土地、房产总计评估价值74605000元,起拍价值52223500元,成交价54423500元。

“如本次拍卖成交后,公司将失去标的资产的所有权,拍卖款用于抵偿债权人的相应债务。”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千山药机的负债合计约为49.47亿元。千山药机表示,“公司本次被法院公开拍卖的土地及房产为千山药机主要办公地点及生产场所之一,目前仍在正常使用,若以上场所无法使用,对公司生产经营将带来影响。届时,公司将搬迁至公司的其他场所进行办公及生产。”

另外,由于《关于2020年半年度报告及其摘要的议案》未能在董事会上审议通过,千山药机无法在法定期限披露2020年半年度报告。

由于半年报未能在法定期限内披露,9月4日,千山药机及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刘祥华、财务总监周大连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湖南监管局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阎侠


山药 股民 董事 董事长 退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