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剧为何让8亿人如此上头?

2020-11-22    184
摘要:辑。2020 年,短剧在短视频平台上持续蓬勃。这并不是新鲜事。看一集只需要花两分钟左右,且总忍不住继续看下去。这种体验,类似于古代说书先生的 " 且听下回分解 ",也类似于让人乐此不疲的网络小说连载。它们有个共同趣点: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完结、什么时候发生转折,但剧情的反馈又如此之快,单集时长很短,还为

2019 年 10 月 28 日开播的竖屏短剧《生活对我下手了 2》,主演之一为近期颇受关注的喜剧天才辣目洋子。

讲故事的方式一直在变,但人们总会被好的故事吸引。这是无论形式如何变化都亘古不变的创作逻辑。

2020 年,短剧在短视频平台上持续蓬勃。这并不是新鲜事。

看一集只需要花两分钟左右,且总忍不住继续看下去。这种体验,类似于古代说书先生的 " 且听下回分解 ",也类似于让人乐此不疲的网络小说连载。

它们有个共同趣点: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完结、什么时候发生转折,但剧情的反馈又如此之快,单集时长很短,还为下一集留了悬念——这种即时满足和意犹未尽的类似 " 奶头乐 " 的循环,让人上瘾。

它与类似 " 迷雾剧场 " 的短剧又不相同,更为下沉,就像 2020 年这个品类最出名的《歪嘴龙王》系列,尽管它本质是广告,但它的形式——短、喜感、反转强烈,易于理解、传播和二创,是很多热门短剧的共同特征。

短剧内容成为

短视频平台争夺的新战场

在微博、QQ 空间等社交平台,常有短剧内容的广告推送。很多用户看了一集甚至几个片段就被吸引,题材大多是古风魔幻、都市爱情、家庭婚姻," 无聊,但忍不住想看 ",这就是短视频平台追短剧的典型体验。

这种病毒式看剧体验,热闹、零碎、直接。比如今年热播的《三十而已》,很多人通过剪辑的短视频追剧,方式和很早便开始流行的 " 几分钟看电影 " 一样。这种趋势和欣赏习惯,给短剧带来了天然的机会和大量的观众。

早在 2012 年,情景喜剧《屌丝男士》就吸引了大量年轻观众的关注,单集片长十五分钟;一年后,现象级爆红的《万万没想到》将单集片长缩短到了五分钟。它们都有着辨识度高、浑身笑点的小人物主角,在轻快的节奏中埋藏着许多包袱和思考,连植入广告都显得不太违和。

现在来看,这类网剧的出现代表了视频网站向移动端的第一次转型:轻快、解压、诱人。

短剧旨在为人们提供一个低压力、高刺激感的幻想世界,用来消解更复杂的现实生活压力。

这几年的短剧内容成为短视频平台争夺的新战场。尽管目前短剧也拥有了不错的观众基础,但远没有一部作品达到了《屌丝男士》般破圈而出的效果。两年前,爱奇艺出品了国内首部竖屏短剧《生活对我下手了》,反馈不俗;但到了第二季,口碑和关注度都下滑得很明显。

大多数短剧在豆瓣电影上找不到相关条目。一个豆瓣用户为《通灵妃》第二季写了一条很有代表性的短评:" 这个小剧突破了我的认知界限。我第一次看竖屏,第一次不开倍速看剧,一口气看完第一季。你说这么好玩的剧,怎么豆瓣只有四个人写剧评,难道豆瓣老了?"

短剧离真正的主流还比较远。它最迫切的问题,是如何与快手、抖音上五花八门的短视频内容区分开,同时避免桥段和形式越来越同质化,这才是短剧未来真正需要仔细思考的问题。

毕竟现在人们决定看或不看一个东西,只需要几秒钟的思考。

" 没人会对飞机餐失望 "

很少有人对飞机提供的食物失望,因为人们的心理预期就是如此——它是某些场合和条件下唯一的、便捷的选择,总不会很好吃。

短剧让人上头的理由,也在于观众打心里不太期待演员的演技、剧情的合理性以及服化道的专业程度,如果某些地方稍有亮点,反而成了观剧时的意外之喜。

大多数短剧的精彩之处正是在于各种各样的粗糙和不合理上,人们更看重简单的刺激而非背后的考究。因此同一个桥段可能会在众多同类型短剧中重复出现,低成本、容易复制、收割流量快。在微博上," 房产 "" 购物返利 " 等广告都在利用短剧方式进行病毒式传播。

剧情都很类似:一个邋遢、穷酸的小伙眼看女朋友跟着一个潮男跑了,朋友劝他买些名牌衣服打扮自己,小伙表示没钱,对方突然推荐了一个优惠网站,称 " 变帅花不了多少钱 "。结尾是歪嘴龙王式的骤然反转,小伙变成潮男,前任悔不当初。

这种简单又虚假的剧情,胜在爽文本身自带的气质:剧情的反转和夸张,人物态度的大转弯,有充沛的情感与代入感。今年热播的短剧之中,《我的僵尸王爷》就集合了古风、穿越、甜宠、悬疑等元素。故事中的女主角是一个欠了二十万元高利贷的甜美白领。一次巧合中,她认识了活了数千年、长相英俊的僵尸。对方称三百年前两人就相遇了,他此生要守护好女主。

接下来的故事,讲述两个人如何相爱,如何在数次惊险中化险为夷——不切实际是短剧必要的思路,而短剧本身就与网文同脉同源,旨在为人们提供一个低压力、高刺激感的幻想世界,用来消解更复杂的现实生活压力。

在快手热播的短剧《我的僵尸王爷》。

在《我的僵尸王爷》中,有两集提到了汽车。一次是在 4S 店,主角刚好碰到那对嫌贫爱富的朋友正对着豪车自拍。两人正奚落女主角时,销售就走了过来,向她递上了购车合同。可以,这很龙王。

这种爽剧方式在众多短剧中都能找到类似桥段,但观众并没疲惫。为了实现这一点,编剧常会对剧中人物进行刻板化处理,达到更戏剧化的反转:女主角在咖啡店遇到了闺蜜,虚荣的闺蜜指着窗外的跑车称是自己买的,接着奚落对方要选个有钱的男朋友。这时僵尸男主掏出了车钥匙启动了外面的跑车。

《我的僵尸王爷》作者 " 凶残小白兔 " 在快手上拥有 437 万粉丝,男主角的账号拥有 153 万粉丝。他们是一对夫妻档,两个人还拍了《琴师》《将军与姬》《大盗轩辕修》《画情》等多部古风短剧。作者称,自己组建了几十人的小团队,古装场景都在一个写字楼内搭建,每集基本是现拍后播出。

从 2019 年 12 月 11 日开始,《我的僵尸王爷》播出了 38 集。看起来它并没有真的完结,但近半年都没有再更新。在短视频平台上,大部分短剧总以烂尾告终,但这似乎不重要,在这条赛道上,多的是让人停留的新注意点。

时代想象力的一个源头

2020 年 10 月 12 日发布的《2020 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短视频用户已达 8.18 亿个,日均短视频产品使用时长达 110 分钟。短剧成为各大平台、众多制作公司争相追逐的新方向。

短剧制作方除了常见的视频平台和影视公司,现在 MCN、经纪公司、网络小说平台也都加入战局。

影视寒冬余波未消,更多影视公司选择开始做短剧,就是看重了它体量轻、反馈快、能随时调整方向的优势。一集短剧的成本只需要几千元甚至几百元就能搞定,横店影视城甚至专为短剧创作者提供了服务方案,比如灵活的、量身定做的场地租用方式和服装租赁服务。

在大量的小成本短剧作品中,市场上也出现一些精良之作。腾讯推出的《通灵妃》第一季、第二季便是竖屏短剧里的代表作。《通灵妃》系列改编自同名网络漫画,这一 IP 已经累积了许多人气。

2020 年 7 月 12 日开播的奇幻短剧《通灵妃》(第二季)。

《通灵妃》讲述了一个丞相府中的 16 岁千金代替妹妹去联姻的故事,故事进展快速曲折:第一集,开场时千金就被人绑架,经历了逼婚到同意成亲到最终逃脱的情节。《通灵妃》第二季使用了大量网络化对白,有诸如 " 广场舞 "" 人类迷惑行为 " 等当代词汇,还配了很有记忆点的搞怪配乐——一切都为了快速刺激视听。

2020 年热播的恋爱短剧《饭团日记》则采取了第一人称视角拍摄,更新半年了女主角都没有露过面,短剧官方账号在快手、抖音上分别有 564 万、658 万的关注量。最热的一集下面有好几万条留言。

故事的背景很简单:公司新调来的总监竟然是女主没有见过面的网恋情侣,从不肯告诉总监真相到识破身份后两人一直处于暧昧状态。帅气、扑克脸的总监对旁人态度冰冷,但在网络聊天时又显示着黏人、呆萌的一面。这种反差萌和期待感成了最核心的看点。

第一人称视角则像是沉浸式言情小说,它提供了一种类似第一人称游戏的视角和体验,让观众也有了 " 和总监恋爱 " 的感觉。同时在账号运营策略上," 饭团日记 " 更像女主角饭团的私人账号。不少网友会在评论区积极建议女主要如何倒追总监,而账号主也会以剧中人物的口吻、视角对观众进行回复。这种共情感也是短剧成功的要点之一。

《饭团日记》女主饭团的同事进一、男主肉松也开设了专门的账号,单独延展更多办公室的故事线,也与观众进行 " 不出戏 " 的互动。在一条新的、狭窄的赛道里,他们在默默创造着新的关注力奇迹。

总之,短视频平台的短剧优势不在内容本身,而在于其贴合普罗大众心理诉求的刺激感与交互性。角色与演员、表演与真实、想象与现实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这是时代想象力的一个源头,也是短剧继续发展的机会。

?作者 | 赵景宜

插画 | 翟砚军


上头 为何 短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