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基金收益率果然涨了!机构资金也回流了

2020-11-22    221
摘要:【货币基金收益率果然涨了!机构资金也回流了】数据显示,纳入统计的货币基金(含短期理财)的7日年化收益率水平达到2.3%左右,相较今年4月至8月持续低于2%的水平已经显著提升。对此,已经有一批“先知先觉”的机构投资者逐渐开始布局。而接受采访的多位固收基金经理认为,目前这一收益率水平还将持续。(中国基金报)
在股票基金全面闪光的照耀下,货币基金收益率略显平淡,然而近期这类产品的收益率正悄然回升。
数据显示,纳入统计的货币基金(含短期理财)的7日年化收益率水平达到2.3%左右,相较今年4月至8月持续低于2%的水平已经显著提升。对此,已经有一批“先知先觉”的机构投资者逐渐开始布局。而接受采访的多位固收基金经理认为,目前这一收益率水平还将持续。

货币基金收益率悄然上行
一直较为低迷的货币基金收益率,正在悄然回升。
数据显示,11月20日,纳入统计的724只货币基金(含短期理财产品,各类型分开计算)算术平均7日年化收益率达到2.29%的水平,其中有5只产品7年年化收益率超过3%,其中富安达现金通、长城收益宝B等收益率较高。
相较于今年以来货币基金收益水平看,近期较年内收益率低点已经明显提升。数据显示,今年货币基金整体收益率整体进入下降通道,1月、2月的月度7日年化收益率均值尚在2.5%左右波动,但到了3月货基收益率降至2.24%水平。到了4月至8月,月度7日年化收益率均值的平均数就持续在2%以下,分别为1.87%、1.6%、1.55%、1.67%、1.76%;9月、10月略有回升,大约处于2.0%左右水平,而到了11月则达到2.25%的水平,近期仍在回升之中。
这一走势从余额宝的收益率区间也可以看出来,11月20日的七日年化收益率逼近2%,达到1.95%,而此前最低在二季度达到1.37%的水平,显然近期收益率提升明显。
对此,光大保德信固定收益部投资副总监沈荣表示,近期货基收益率上行主要是因为三个原因,第一货币政策边际趋紧,导致资金利率有所抬升;第二是临近年底,银行对跨年负债的需求旺盛,存单存款的一级发行价格屡创新高;第三是随着资产价格达到一个小高峰,各家货币基金也开始逐步配置跨年资产,从而提升了货币基金的收益。
“一方面,商业银行结构化存款压降,叠加同业存单到期量较大,使得同业存单续发压力陡增,一级市场呈现量价齐升的局面,也带动二级市场价格出现一定程度的调整,另一方面,近期信用事件的集中爆发对债市造成明显冲击,从而推动债市利率波动中枢的抬升。” 德邦基金固收研究部总经理陈雷表示,对于货币基金而言,存在资产到期的再投资和新增资金投资需求,可以较好地把握近期利率上行带来的配置机会,通过获取更高收益的资产,实现组合静态收益率的提升,也是近期所表现出来的货币基金收益率上行的主要原因。
鹏扬基金基金经理王莹莹也表示,近期货币基金收益上行,主要是5月份以来央行从应急式宽松转向结构性流动性短缺的调控模式,货基的可配资产收益率随着资金面的收紧显著回升导致的。以货基主要配置品种之一同业存单为例,同业存单收益较二季度低点已上行超过150bps,近期仍在持续上行。同样,流动性回归中性叠加供给压力也造成了1年以内利率债也从底部上行了超过180bps。叠加年底临近,资金面波动加大,回购成交利率与政策利率点差走阔,这些共同造成了货币基金的收益水平的抬升。
机构逐渐加大布局力度积极关注
货币基金收益率上行也刺激了机构布局。
沈荣就直言,近期确实陆续有一些相当量级的机构投资者布局货币基金,交流下来主要是因为近期货币基金收益提升,配置价值显现;另外近期债市调整也导致部分机构资金进入货币基金避险。
“我们公司也发现,有不少机构投资者开始关注货币基金的投资价值,近期有一定量级的申购。”据一家基金公司固定收益部总经理表示,目前是货币基金投资价值比较明显的阶段,该公司也在积极和机构沟通。
陈雷表示,从市场环境来看,利率上行阶段,货币基金一般还是会体现出较好的投资价值,一方面源于其摊余成本法的估值方式,另一方面也在于市场风险偏好降低,以及市场本身不确定性提升,从大类资产配置角度来看,货币基金作为主流的流动性管理工具可以填补类似市场环境下的特定投资需求。
不过,也有人士表示目前机构观望较多。北京一位基金公司固收总监表示,机构投资者目前的心思全在“防风险”上,重点依旧是防范债券市场风险。机构投资者现阶段赎回债券基金回笼的资金,并不急于寻找其他替代品种,他们倾向于对市场观察一段时间再做决定。
上海一位基金公司固收总监表示,尽管目前货币基金收益率向好,但部分机构投资者的资金目前还较难从债券基金大规模切换至货币基金上。主要原因在于,债券市场流动性不足,债券基金持仓的债券无法变现,或者需要以较低的价格才能出售,导致这些机构持有的债券基金暂时无法实现大额赎回,手头可流动资金比较紧张。
北京一位债券基金经理也表示,目前债券基金主要以赎回为主,货币基金则是有进有出,但没有明显的净申购。货币基金12月能否迎来较大规模净申购,仍取决于年底前的资金面情况。
“尽管目前货币基金出现比较好的投资机会,但机构是否投资还取决于对这笔资金的运作考核方式,例如部分银行理财资金负债端成本较高,即使投资货币基金,收益也覆盖不了它的负责成本,且部分不符合资管新规的存量银行理财产品仍处于压缩规模的阶段,若是没有好的资产配置,更倾向于提前到期,返还客户资金。”上述人士表示。
年内“高”收益率可延续
“随着经济从疫情中恢复,央行政策目标由‘稳增长’逐步转向‘稳增长与防风险相结合’,流动性水平回归常态,货币基金整体收益率较前期已经有所抬升。”华富天盈货币基金经理陶祺表示,往后看,临近年末,市场流动性将面临季节性紧张的局面,在缺乏央行有效呵护的背景下,短端收益率整体易上难下,预计货币基金收益率将持续位于年内高位。
陶祺展望2021年表示,前期宽松的货币政策将逐步退出,货币资金收益率中枢或较2020年有所抬升。
沈荣也表示,货币基金的收益预期会随着时间接近年末不断抬升,并在跨年前后到达高点,然后再缓慢下行,至春节后逐步回到正常水平。总体上来说,货币市场基金作为一类工具型产品还是有一定吸引力的,建议投资者保持关注。
陈雷也认为,从目前影响市场利率上行的主要因素来看,短期似乎难以出现拐头迹象,对于货币基金而言,基础资产收益率中枢仍会维持在相对较高的水平,利好规模稳定增长的货币基金。
“短期来看,经济仍在修复态势,货币政策继续维持中性预期,且临近跨年,资金面大概率保持偏紧态势,货币市场利率难以看到显著回落。考虑到结构性存款仍有压降压力,信用扩张对银行超储仍有消耗,同业存单供给压力仍然不低,存单利率大概率维持高位。年内货基收益率水平大概率仍可持续。”王莹莹表示,后续货基收益率走势取决于央行货币端的调整,明年随着紧信用向经济的传导,央行政策转松的时候,货基市场收益率方可迎来转向。
(文章来源:中国基金报)


回流 基金 收益 收益率 机构 果然 货币 资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