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长租公寓突然跑路,3人被抓!数十万蛋壳租户随时可能"无家可归",这个冬天有点冷..

2020-11-22    248
摘要:合肥市公安局经济案件受案中心接到群众报案,称合肥梦岭公寓管理有限公司跑路,造成房租、租金无法要回,涉嫌诈骗。11 月 14 日,经济案件受案中心将此案转至蜀山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受理。蜀山公安分局开展调查。通报称,经查,合肥梦岭公寓管理有限公司通过从租客手中先期收取长期租金,再支付房东短期租金,获取资金

中国基金报 泰勒

又有长租公寓跑路,3 人被抓!

合肥警方通报一长租公寓企业跑路:

涉合同诈骗,3 人被抓

安徽省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官方微博 @蜀山公安 11 月 20 日发布通报称,11 月 13 日,合肥市公安局经济案件受案中心接到群众报案,称合肥梦岭公寓管理有限公司跑路,造成房租、租金无法要回,涉嫌诈骗。

11 月 14 日,经济案件受案中心将此案转至蜀山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受理。蜀山公安分局开展调查。

通报称,经查,合肥梦岭公寓管理有限公司通过从租客手中先期收取长期租金,再支付房东短期租金,获取资金流顺差,达到非法获利目的。

11 月 19 日,蜀山公安分局以涉嫌合同诈骗罪对该公司立案侦查,并对涉案犯罪嫌疑人张某飞 ( 男,江苏南京人 ) 、张某锐 ( 男金寨人 ) 、孟某 ( 男,宿州人 ) 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办理中。

据报道,今年 9 月 13 日,在合肥上班的孙先生与合肥梦岭公司签订一份房屋租赁合同,并一次性交了一年的房租及押金共计 26550 元。11 月 13 日,孙先生接到房东电话,得知房东没有收到第二个月房租。当天晚上,孙先生来到梦岭公司位于潜山路与万佛湖路交口天珑广场 9 楼的办公场所,发现这里已人去楼空。与孙先生有类似遭遇的,还有不少租客。梦岭公司成立于今年 7 月 14 日,短短数月竟然 " 跑路 "。

该公司成立于 2020 年 7 月 14 日,当时的法人代表为张某飞,可到了 9 月 1 日,法人代表变更为张某锐。据租客介绍,梦岭公司实际上就是房屋托管公司,通过与房东签订合同代为出租其房屋,再自行租给租客。

梦岭公司前业务员张称:" 我已经离职两个多月了,公司连我们的工资都还没有发,我也是受害者,当时业务员有十七八个,我们现在也找不到老板,对公司的情况不了解。"

据孙先生介绍,他通过房屋租赁网站,看到梦岭公司正在出租华润凯旋门小区一套房屋,便与对方业务员联系。9 月 13 日傍晚,孙先生与梦岭公司业务员前去看房,并在看房结束后交了 500 元意向金。孙先生说,业务员说他看中的房子租金是 2950 元一个月,但如果选择按年付,会比按月付或按季付便宜很多," 按年付只需要交 8 个月租金,剩下 4 个月可以免费住。" 想着按年付挺划算的,孙先生一次性付了 26550 元(8 个月租金和押金),并于 9 月 17 日搬进去。

孙先生住了不到两个月,11 月 13 日,他突然接到房东郑先生电话,得知房东没有收到梦岭公司的租金。心生疑惑的孙先生当晚联系了与他签约的业务员张某。当时张某说他正在开会,不便接电话,通知孙先生 11 月 16 日再来天珑广场 9 楼梦岭公司办公地点谈论此事。然而,13 日晚上 6 点多,孙先生和女友来到梦岭公司办公地点,发现这里空无一人。孙先生和女友匆忙来到辖区荷叶地派出所报案,并得知已有梦岭公司其他被骗租客报过案。

从 11 月 14 日下午开始,警方已陆续接到梦岭公司十几名租客的报案材料,并已开始收集证据。民警将会根据报案材料进行调查,若梦岭公司涉嫌违法犯罪,将会进行查处。

蛋壳 " 爆雷 " 持续发酵

租户的冬天怎么过?

在合肥梦岭公寓管理有限公司跑路的微博下面,不少租户点名了蛋壳。

有媒体报道,95 后北漂小欣在一个群里这样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午刚在蛋壳交了两万的年付租金,晚上被房东赶出了大门,拿着行李在 24 小时 KFC 坐了一晚。" 他尝试打蛋壳公寓客服电话,也尝试去位于北京蛋壳公寓总部蹲守,但都吃了 " 闭门羹 ",被有着同样遭遇的小肖拉到一个蛋壳公寓维权群后,他才又燃起了一丁点希望。

交了房租被赶出门,还不是最糟糕的,更糟糕的是小欣还得继续还 " 租金贷 ",否则将影响个人征信。像小欣和小肖这样的年轻租客不在少数。维权群遍布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成都等地,维权人数高达五千人,这其中主要以房东、租客为主,尚不包括蛋壳公寓欠薪的员工和供应商。

讽刺的是,因蛋壳公寓可能被我爱我家接盘的消息传出,远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蛋壳公寓股价两天暴涨 75% 和 90%,从 1.37 美元一度到 4.5 美元。

之所以出现如此戏剧的一幕,主要是市场接连传出自如、我爱我家或将接盘蛋壳公寓。遗憾的是,自如官方在第一时间给予断然否定的回答。至于我爱我家的传闻,我爱我家相关负责人在 11 月 18 日晚间,对外否认了收购事宜。在此消息影响下,蛋壳公寓股价明显回落,但投机意味依旧浓重。

停电、停水、随时可能无家可归,这是如今蛋壳公寓数十万租户每天面临的生活。

看到蛋壳迟迟没有拿出解决方案,分散在全国各地的蛋壳租客、房东自发成立了维权群,商量如何应对房东收房、向蛋壳拿回房租。

在漫长的维权过程中,长租公寓的雷虽爆了,但迟迟没人提出过合理的解决方案

蛋壳只在 11 月 16 日通过新浪官博发声:蛋壳公寓没有破产,也没有跑路,只是陷入资金链紧张的危机,并不会倒闭。

地产观察人士指出,蛋壳公寓商业模式的本质是 " 二房东 + 租金贷 "。作为运营方,蛋壳通过融资借贷,收储房源对外出租,实现获客,而后再引入租金贷,由金融机构向租客发放租金贷款,再由房屋租赁人向金融机构按月偿还租金贷。叠加疫情以及北京租房市场降温等原因,蛋壳公寓陷入困境不可避免。

" 租金贷 " 一般的模式是,公寓把房子租给租客,租客向金融公司申请租赁贷款,金融公司一次性把租金支付给公寓,租客再按月偿还金融公司贷款,甚至押金都可以申请贷款。一旦长租公寓中介服务商资金链断裂、倒闭或恶意跑路,租客仍需继续向贷款机构支付贷款本息。

有人评论称:这届年轻人,淌过股灾、P2P、新冠肺炎,却没想到被互联网长租公寓逼上了死角。


公寓 冬天 十万 又一 可能 突然 蛋壳 跑路 这个 长租 长租公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