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卖白粉还来钱?疯狂的长租公寓,终于要崩了……

2020-09-17    84
摘要:一身的 " 租金贷 "。更可怕的是,更多的长租公寓,正在爆雷的路上。多米诺骨牌,一旦开始,就不能停止。枪响之后,没有赢家。1一场没有赢家的游戏" 友客爆雷了!"8 月 27 日,友客公寓的房东还是等来了噩耗。这个噩耗早有预兆。此前的一个月,已经有多名房东没有收到当月的租金。几乎同时,上海一家长租公寓

长租公寓当年埋的雷,已经开始一一炸响。

青客、巢客、连合之家、租猪帮、乐怡家、喔客、沃客、三彩家 ……

一连串的炸雷背后,平台跑路,房东收不到租,租客不仅被赶出住所,还背上了一身的 " 租金贷 "。

更可怕的是,更多的长租公寓,正在爆雷的路上。多米诺骨牌,一旦开始,就不能停止。

枪响之后,没有赢家。

1

一场没有赢家的游戏

" 友客爆雷了!"

8 月 27 日,友客公寓的房东还是等来了噩耗。

这个噩耗早有预兆。此前的一个月,已经有多名房东没有收到当月的租金。

几乎同时,上海一家长租公寓也传来疑似 " 爆雷 " 的消息。

央视财经去探访了这家名为寓意的物业管理公司,眼前的景象是人去楼空、十分萧瑟。

天眼查资料显示,这家上海寓意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原名巢客科技有限公司。据央视财经,目前这家公司爆雷的区域不止上海,还有杭州、苏州、合肥等地,初步估计,涉案金额达到了数十亿元。

▲资料来源天眼查

长租公寓爆雷,首当其冲的就是房东和租客。

短短几天,寓意公司楼下的保安就已经接待了好几千人,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

要房租。

长租公寓公司是按月给房东交费的,突然跑路,则意味着房东收不到房租。既然收不到房租,房东的选择就是:把租客赶走。

对很多房东来说,这也是一个无奈之举,他们背着房贷,长租公寓公司不支付租金,房东就会收入减少,有些现金流不好的房东,甚至有可能因此断供。

而比房东更惨的是租客。

大多数租客,都是给长租公寓公司交了半年,甚至长达一年的租金。

有的租客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手头上没有那么多钱一次性交半年房租,就被长租公司忽悠去小贷公司贷款,或者到金融机构去贷款。

长租公寓一跑路,房东就来赶人,可怜的租客不仅没房住,还得继续还着 " 房租贷 "。

这里面涉及到的金额不算小。按目前的统计,友客公寓所涉及的金额已经超过了两亿。而巢客造成的灾难更大,铁头公社数据显示,巢客在杭州有房源 11397 套,初步估算,至少卷走了五六亿元。至少还有一半租客不知道,自己下个月就会被房东赶出去。

长租公寓接连爆雷后,人们才意识到,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游戏。

2

从天堂到地狱

长租公寓曾被看做是租房市场的未来。

拎包入住、服务到位、管理规范、社群文化氛围浓厚、免除与中介和房东打交道的烦恼 ……

杭州青客的宣传语,更有意思:

有一个地方,只属于自己的一偶天堂,可以门对门嬉闹,窗与窗凝望,最好的朋友在身边,最爱的人在对面,这不是理想,这是现实版的 " 爱情公寓 " 故事开始的地方叫 " 青客 "。

在许多租客看来,这样的服务他们愿意买单。

有需求就有市场。2015 年前后,房屋租赁市场出现了一批拥有高质量房源、统一装修风格、标准化服务配备的公寓运营商。而由这些运营商长期持有、统一改造后的房源,就是长租公寓。

2018 年初,投资界传来一个令人震惊的大新闻:

链家旗下的长租公寓品牌自如宣布获得 40 亿元人民币的 A 轮融资。

这是一个创业公司不敢想象的数字。要知道,自如的 A 轮融资额,相当于其他进入 A 轮企业的 100 倍还多。

资本看中的,不仅是自如在行业中的地位,更是这个行业广阔的前景。

那段时间,基本上每天都有长租公司成立。仅深圳一座城市,2017 年就有 200 多家长租公寓公司。

房地产开发商、房地产中介公司、互联网创业新秀 …… 一时之间,各行各业的人,都跑来做长租公寓。

南风窗在一篇文章中写道:

当时,几乎所有的投资人都认为长租公寓企业,借助政府 " 房住不炒 " 政策的支持,满足城市新市民的租房需求,一定是未来数年的投资风口。

但,这个风口掉落的速度,比所有人想象中都要快。

历经多轮洗牌,长租公寓依然没有找到一个健康的商业模式。

据铅笔道不完全统计,从 2017 年至今,已经有至少 19 家长租公寓爆雷。其中,仅 2018 年就倒闭 10 家,去年也有 6 家,而倒闭原因,几乎都是同一个:

资金链断裂。

当年跳得有多高,现在摔得就有多惨。

而往深处看,长租公寓的命运似乎又是一种必然。

3

另类的 " 庞氏骗局 "

2018 年 8 月,一篇名为《为什么中介哄抢租赁房源,因为贩毒都没它来钱快》的文章引爆朋友圈。

作者紫竹张在文中直接指出了根源:

中介们利用法律盲区哄骗租客签署租房贷,以租客的信用向银行套取一年以上的租金。

这个逻辑同样适用当下爆雷的长租公寓。

疫情期间,长租公寓运营商 " 巢客 " 给杭州的所有房东发信,要求减免 2 个月房租。

有些不同意免租的房东和租客聊了聊,却发现巢客并没有对租客免租。更令房东惊讶的是,巢客从他们手上以月租 3000 元租来的房子,出租给租客的价格却是:

2600 元。

而且,租客的租金是季度付,甚至年付,一次性要支付几万元。而巢客和房东签订的付款方式却是:月付。

高收低租,长租公寓这是在做慈善啊。

你如果这样想,那就太天真了。

长租公寓的 " 法宝 " 不外乎两个:

高收低租和长收短付。

本质上来说,打得就是一个时间差。

手握租客的持续现金流,甚至有不少长租公寓公司,直接把自己手里的租约债权,直接打包做了 ABS,在资本市场募集资金,光 2018 年就有 600 多亿,这等于是进一步获得了现金。

只要杠杆加得好,长租公寓就是一台疯狂的印钞机。

这种 " 拆东墙补西墙 " 的游戏,像极了传说中的 " 庞氏骗局 "。

但正如米宅所言,这个游戏要玩下去,也必须满足两个条件:

1、不断烧钱,不断有新融资,控制市场;

2、控制定价权。说白了,就是涨房租。

而问题就出在这里,一方面,投资者的钱不可能一直烧下去;另一方面,如果出现大面积退租,长租公寓平台的资金链会在瞬间瓦解。

而疫情,恰恰是压垮长租公寓的最后一根稻草。

爆雷,也就成了必然。

4

尾声

1919 年,查尔斯 · 庞兹以一个虚构的欧洲邮票产品,许诺投资者将在三个月内得到 40% 的利润回报,然后把新投资者的钱作为快速盈利付给最初投资的人,以这样的手段在七个月内吸引了三万名投资者。

这种 " 拆东墙补西墙 " 的非法敛财手段,被后人称作 " 庞氏骗局 "。

自诞生以来,100 年间," 庞氏骗局 " 历久弥新。

而庞氏骗局的变种,也在不断滋生蔓延。传销、P2P、金融骗局 …… 再到现在的某些长租公寓。

100 年过去了,时代在变,人性从来没有变。

你看中的是骗子的利息,骗子看中的却是你的本金!


公寓 疯狂 疯狂的 终于 长租 长租公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