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内最大医药并购案出炉!吉利德豪掷千亿、默沙东跟进,ADC药物能否重现PD-1辉煌?

2020-09-16    148
摘要:的一笔收购案。仅仅一天后,默沙东与 Seattle Genetics 达成合作协议,双方将共同推进靶向 LIV-1 的 ADC 药物 ladiratuzumab vedotin 的开发和商业化。默沙东支付 6 亿美元预付款 +10 亿美元股权投资(200 美元 / 股),另包括 26 亿美元的里程碑

9 月 13 日,吉利德宣布将以 210 亿美元收购 Immunomedics,其核心产品为 Trop-2 ADC 药物(抗体偶联药物,主要用于癌症治疗)Trodelvy,成为医药界今年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收购案。

仅仅一天后,默沙东与 Seattle Genetics 达成合作协议,双方将共同推进靶向 LIV-1 的 ADC 药物 ladiratuzumab vedotin 的开发和商业化。默沙东支付 6 亿美元预付款 +10 亿美元股权投资(200 美元 / 股),另包括 26 亿美元的里程碑金额(8.5 亿美元研发里程碑 +17.5 亿美元销售里程碑金额)。

接连两个 ADC 药物重磅交易,累计交易总对价达 252 亿美元,折合人民币 1715 亿元,吉利德跟默沙东葫芦里买的什么 " 药 "?

210 亿美元买下全球首个 Trop-2 ADC 药物,值不值?

吉利德重金购入的 Immunomedics 是下一代抗体药物偶联物(ADC)技术的先驱。其核心产品 Trodelvy(sacituzumab govitecan-hziy)在今年 4 月获得美国 FDA 加速批准,用于先前已接受过至少 2 种疗法治疗转移性疾病的转移性三阴乳腺癌(mTNBC)成人患者。

作为全球首款以 TROP-2 为靶点的 ADC 上市药物, 一位医疗投资机构分析师对蓝鲸财经表示 Trodelvy 相对于同类管线而言先发优势极其明显,阿斯利康与第一三共合作开发的另一款 TROP-2 热门 ADC 药物尚处于临床一期。

除了先发优势,多禧生物总裁赵永新博士对蓝鲸财经表示,Trodelvy 获批的适应症三阴乳腺癌是一种高度侵袭性癌症,约占全球所有乳腺癌类型的 15%-20%。在过去 20 多年中,三阴乳腺癌患者的总生存期都没有得到改善,治疗手段也非常有限,以化疗为主,这是一个存在大量未满足的临床需求的市场。 同时 Trodelvy 还在探索将其单药或与联合用药疗法用于治疗 HER2 以及 HR 阳性乳腺癌、小细胞肺癌、头颈癌、子宫内膜癌、肝细胞癌、卵巢癌等,管线具备非常强的扩张潜力。

Trodelvy 也通过完美的市场表现证明了自己,仅仅上市的头两个月,其净销售额达到了 2010 万美元。美国最大的独立投资银行和机构券商杰富瑞投资银行的分析师表示,该药物可能成为三阴乳腺癌的首选治疗方法。拥有百年历史的美国证券公司 Cowen 则预计这款药的最高销售收入有望达到每年 40 亿美元。

以目前数据预测,Trodelvy 绝对是款重磅炸弹级的药物,但吉利德以 210 亿美元的价格购入,真的值吗?

上述医药投资机构分析师表示,一般管线交易的价值是其峰值销售收入的 3 倍左右,以 Trodelvy 峰值销售收入 40 亿美元计算,吉利德 210 美元的总对价已经是其 5 倍有余,这个估值肯定是存在溢价的。

但需要考虑到,吉利德本身正在谋求从抗病毒转型肿瘤、肿瘤免疫,拓展种类是其近期主要的战略布局,Trodelvy 作为首款以 TROP-2 为靶点的 ADC 上市药物其管线潜力已经有了一定的保障,210 亿美元的交易价格虽然很难为吉利德带来极高的商业回报,但仍然是符合其战略布局的。

高特佳投资的赵辉博士也对蓝鲸财经表示,吉利德急需新的品种冲抵丙肝等业务下滑的影响,市场潜力可期的 Trodelvy 获得其青睐是可以理解的。

全球首个 TROP-2 ADC 卖出 210 美元的天价,仅仅一天后,默沙东又给靶向 LIV-1 的 ADC 药物砸下 42 亿美元。上个如此热闹的生物医药板块还是 PD-1,ADC 药物是将重演 PD-1 的辉煌吗?

接连数个重磅交易,ADC 药物会是下一个 PD-1 吗?

资本市场上对 ADC 药物的追捧,让我们看到了又一个明星抗癌药的崛起。

事实上,早在去年 ADC 药物市场已经出现大玩家了。2019 年 3 月,阿斯利康就斥 69 亿美元巨资与第一三共达成合作,在全球范围内共同开发和商业推广肿瘤靶向药 Enhertu。

今年七月底,阿斯利康再与第一三共携手达成总交易额 60 亿美元的合作,共同开发后者靶向 Trop-2 的 DS-1062 ADC 药物。

在国内,2019 年底,君实生物以不超过 2.7 亿元的总对价与杭州多禧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药品开发及许可合同》。根据协议约定,君实生物通过独占许可授权方式从杭州多禧处获得许可使用 DAC-002(注射用重组人源化抗 Trop2 单抗-Tub196 偶联剂),在授权许可区域(除日本、韩国以外的全部亚洲国家及区域)内负责 DAC-002 后续的临床试验、药品注册、商业化生产、销售及其他商业活动。

ADC 药物的潜力显然已经被业内熟知。2020 年 2 月 10 日,科睿唯安发布的《2020 最值得关注的药物预测》年度报告中,预测了 11 种将于 2020 年上市并在 2024 年销售额有望突破 10 亿美金的新药。这 11 个药物中,抗肿瘤药有 2 个,而它们都是 ADC 药物。

自 2000 年第一个 ADC 药物上市以来,ADC 在业界一直就不温不火,直到 2019 年,FDA 先后批准了 3 个 ADC(Polivy、Padcev 和 Enhertu),让曾沉寂的 ADC 药物迎来了它的爆发期。

今年接连几笔大交易又给 ADC 市场添了把火。

赵辉博士对蓝鲸财经表示,接下来会吸引更多 ADC 企业进行 Trop2 以及 ADC 的布局,相关竞争会进一步加剧,相关领先的企业或会因此享受更多的估值溢价。

但多禧生物总裁赵永新博士认为,虽然大交易让 ADC 管线火热起来,但接下来失败的公司会更多,他以自身情况举例,在曾经的从业生涯中,他成功推进了 12 款药物进入临床,但真正成功的只有一款。

上文的医药投资机构分析师也表示,接连几个大交易肯定会让 ADC 市场的买方跟卖方在心理上产生一定的波动,但在药物市场更重要的是研发管线的进度,比如是不是处于同类管线的前三家以及具备的差异化优势。

如果只是简单的 me-better 或者 fast-follow,而没有相应的差异化优势,那就不具备竞争潜力了,目前云顶新耀已经获得 Trodelvy 中国区权益,正在推进临床 II 期,如果现场才开始进入这个方向,时间上的差距几乎是没办法弥补的。

差异化优势会成为接下来竞争的关键。赵永新表示在授权给君实第一代 Trop2 靶点 ADC 药物后,多禧生物已经在筹备第二代药物了,因为三阴乳腺癌使用后一般一到两年就会出现耐药性。未来可能会跟吉利德的 Trodelvy 直接竞争,多禧在做的就是通过解决耐药性和毒性的问题来实现差异化优势。

他还表示,ADC 药物技术跟潜力已经得到验证,未来可能不仅只是作为抗肿瘤药物,而是在自身免疫包括抗细菌,抗病毒方向都可以有所突破。

ADC 药物可能是一艘正在起航的巨轮,未来还有广阔的蓝海待其开发,其潜力足以和 PD-1 媲美,而时间会给出答案,蓝鲸财经将持续关注。


出炉 医药 千亿 吉利 并购 最大 能否 药物 辉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