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线传媒铁树开花

2020-05-23    250
摘要:Photo。一向以 " 精明 " 著称的王长田,在去年奖出了大手笔。公司 2019 年年报显示,公司几个高管 2019 年的薪资相较 2018 年都有大幅提升,6 人的薪资增加超过 2450 万。其中副总经理李晓萍薪资增长 500 万,副总经理李德来薪资增长 200 万,监事曹晓北薪资增加 607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圈里局外 "(ID:Truth-Be-Told-),文:师烨东,原标题为《6 高管去年分享 2450 万奖金,光线传媒铁树开花》,题图为光线传媒董事长、总裁王长田,源自 IC Photo。

一向以 " 精明 " 著称的王长田,在去年奖出了大手笔。

公司 2019 年年报显示,公司几个高管 2019 年的薪资相较 2018 年都有大幅提升,6 人的薪资增加超过 2450 万。其中副总经理李晓萍薪资增长 500 万,副总经理李德来薪资增长 200 万,监事曹晓北薪资增加 607 万,董事会秘书侯俊薪资增加 603 万,监事王鑫薪资增加近 250 万,财务总监曾艳薪资增加 307 万。王长田 2019 年在光线传媒拿到的薪资则不足 72.5 万元,相较 2018 年增加了 3200 元。

对于往年高管的最高薪资都在 70 万元左右的光线传媒来说,这可谓是上市以后的头一遭。考虑到薪资变化基本都是 200 万、500 万、600 万这样的整数,而薪资变化的人员职位又没有大的变更,因此圈里局外猜测这是光线传媒在 2019 年为高管发出的奖金。

在光线 2019 年财报中关于费用的说明中,光线的管理费用与研发费用都较 2018 年出现了大幅的提升,其解释原因分别为 " 本报告期计提员工奖金较上年增加所致 "、" 本报告期计提的员工年终奖较上年同期增加所致。" 其中光线 2019 年的管理费用为 1.7 亿,相较 2018 年翻了一倍还多。

去年爆红且最终票房超过 50 亿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 " 哪吒 ")与丰厚的利润或许是光线大手笔放出奖金的原因。尽管年报上 9.5 亿的净利润相较 2018 年减少了 31%,但是考虑到 2018 年光线传媒出售新丽获得了超过 22 亿的利润,因此实际上光线传媒 2018 年的主业经营情况非常不错,扣非净利达到了 8.7 亿,相较 2018 年的 -2.8 亿大幅提升;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也达到了 16.2 亿,同样远远好于 2018 年的 -4.8 亿。

2019 年,光线参与投资、发行或协助推广并计入报告期票房的影片共十八部,总票房为 138.67 亿元,包括《疯狂的外星人》《四个春天》《夏目友人帐》《阳台上》等影片,但光线去年参与的影片赚钱的并不多。

从分季度盈利情况可以看出,光线主要的利润来自于有《哪吒》存在的第三季度,这部影片给光线带来了丰厚的利润。光线传媒 2019 年三季度净利润超过 10 亿元,一二季度都是千万级别,四季度则亏损了 1.6 亿。

《哪吒》的宣发制作成本并没有详细数字,但是此前师老师在采访业内人士的时候对此估测制作成本肯定是千万级别的,加上宣发可能也未过亿。在票房 8.9 亿的时候,光线曾公告《哪吒》带来的营收为 2 亿 ~2.4 亿的区间,因此可以估算该片单片就为光线贡献了超过 10 亿的营收。

同在暑期档的《银河补习班》为光线带来的收益则几近于无,在影票票房 7.6 亿的时候,光线曾公告该片带给光线的收入还不到 900 万,而最终影片票房只有 8.8 亿,带给光线的营收可能还不到 1000 万。

《哪吒》的大爆也让光线看到了动漫的潜力。在光线的去年的年报中,光线已经把动漫业务板块拔高到 " 最具发展潜力的业务板块之一 ":" 动漫业务板块主要包括动画影视及动漫题材的真人影视等,是公司在横向领域内优势最明显的业务板块,也是最具发展潜力的业务板块之一,已经并将持续在提高公司利润率、驱动其他业务、巩固公司行业地位等方面贡献巨大力量。"

在《哪吒》的加持下,电影还是光线最大的业务板块,占比接近 90%。不过在卖出新丽后,光线的电视剧业务的收入也出现了大幅的下滑。2018 年电视剧业务产生的收入为 3.8 亿元,占到光线当年总营收的 25.6%,2019 年该板块业务则只剩 2.4 亿元,同比下滑幅度超过 37%。

光线在年报中表述 2019 年 " 公司在艺人经纪业务的投入加大 ",其经济业务及其他带来的收入虽然较 2018 年有接近翻倍的表现,但是 2019 年产生的收入仍然只有接近 6000 万的数据,收入占比也只有 2%。

除去《哪吒》带来的营收,现金流也是光线 2019 财报上亮眼的地方。光线传媒的现金情况在民营影企中一直表现较好,2019 年底其账上的货币资金超过了 25 亿,比去年的 18.7 亿增出了超过 30%。而其资产负债表上,这两年的光线连长短期借款都没有,相比于大多影视公司大股东将手中股权质押到所剩无几,光线的情况可谓罕见。

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众多影视公司都陷入了困境,其中不少影视公司苦于没有收入也没有现金储备甚至直接倒闭,到 4 月全国范围内注销的影视公司超过了 5000 家。现金流是否充沛是今年疫情影响下影视公司能否活下去的重要考量因素。

而疫情的变化也导致今年资本市场上 " 电影一哥 " 的位置更加摇摆。实际上,去年光线的市值就曾数度超过万达电影。对于这两年 " 故事 " 越来越少,用脚投票的资本来说,这或许也能说明一些机构投资风口的转变——电影院在资本市场上已经没有那么吃香了。

受益于《哪吒》带来光线全年业绩的大增,自去年暑期影片上映后,光线传媒走出了一波 6.7 元到 13 元的翻倍行情,即便今年疫情对影视上市公司的股价集体造成了重创,光线的股价受影响也并不多,在下滑到 9 元附近之后又迅速拉回到当下 11 元的水平,目前市值 322 亿。

而万达电影的股价年后一直在低位徘徊,从年前 22 元的高价一度跌至 14 元,截至圈里局外发稿,其股价为 16.6 元。市值只有 345 亿,为巅峰时期的三分之一。

此前万达电影(前万达院线)一直是中国股市中当仁不让的电影一哥,就是因为其在下游拥有绝对的实力,而影院也是很多上游公司这几年在发力的方向。今年的疫情则突然则突然打破了这种 " 谁影院多会就牛逼 " 的格局,由于不能开业,影院越多的公司在今年负担也就越重。

疫情导致影视公司集体大亏,院线的上市公司更是首当其冲。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幸福蓝海、横店影视、金逸影视等多家院线公司亏损都超过一亿元,市场份额占比最多的万达电影更是亏损近 6 亿,圈里局外预估,这些院线上市公司上半年的亏损还会进一步扩大。

反而是光线这种一直没有在下游发力的公司在今年疫情期间却受损较小,今年一季度,光线传媒还有小幅的盈利,股价下挫后很快也反弹了回去,而大多数院线公司的股价则始终在低位徘徊。

虽然在影院上一直没什么动作,但是去年光线曾大张旗鼓宣布投资百亿级别的实景娱乐项目。不过师老师并不看好当下的电影公司做实景娱乐,理由非常简单,没有足够多支撑实景娱乐的 IP。早年间华谊大力进军实景娱乐的时候我就曾质疑,没有 IP 如何能吸引人消费,在乐园里看一个长着刘德华脸的狄仁杰塑像,想想都惊悚。

有那么两年,中国的影视公司每一家都喊着要当迪士尼,但是我们的 IP 储备和迪士尼差了十万八千里。先学学如何长线运营一个 IP 或许才是想要当迪士尼的中国公司首要需要学习的东西。

话说回来,即便在市值上超过万达,光线也难以坐稳电影一哥的位置。毕竟电影产业的上游在中国目前波动性较大,很难有公司能保证持续产出有良好收益的精品电影,而一旦疫情过后,下游的利润则相对稳固更多。

但是至少在当下,在流媒体势力越来越壮大、网络的影视作品越来越精品化之后,如果能稳定产出的好内容,对于影视公司来说未必不是一条好的出路。当下是光线传媒和万达电影在争影视一哥,但是放眼整个传媒板块,芒果超媒 841 亿的市值已经远远把他们甩在身后了。


传媒 光线传媒

分享到: